■ 為何一定要救日本?



#IMAGE|e0094583_4545063.gif|201103/16/83/|left|42|47#]香港3月16日 china Review News;
中國經濟網刊載香港著名投資銀行家溫天納的文章:救不救日本?

香港時間3月11日下午1時40分左右,筆者正接受日本當地媒體友人電話專訪,那位友人是筆者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認識近20年的日本籍大學同學,當時討論內地通脹並沒有如預期回落對經濟的影響,談了一會,話筒中突然傳來爆炸聲響,線路突然中斷。

筆者當時完全摸不著頭腦,心中只覺奇怪,並不了解到話筒的另一端正大禍臨頭。隔了半小時,筆者才知道日本發生歷來最大規模的9級大地震。之後筆者極度擔心日本友人,不斷嘗試打電話到友人手機,可是電話一直無法接通。

地震後隔了11小時,筆者終於收到日本友人報平安的短信,表示他心情剛平複,在日本北部青森的家人安好,但是由於日本鐵路(JR)停駛,可能會有幾天回不到位於日本琦玉縣(位於東京都旁)的住所,電話線路在周六仍沒法接通。日本人極度講求紀律和服從性,由於日本政府呼籲節省用電,儘管當地線路在周六傍晚已經局部接通,他們也響應政府的要求,竟然也把電話關上,以節省電力,供政府救災之用。

隨後,筆者再與其他內地朋友討論是次日本世紀大地震對世界和區域經濟、政治和社會的影響。不過,話題沒多久就轉到中國應否提供援助予日本?日本雖然是富國,他們或許並不需要金錢,但整個東日本受到重創,他們極需要人力和物力的支援。

當年關東大地震,中國積極施援手

和內地朋友一提到日本,很難避免碰到彼此歷史上的新仇舊恨了。這次日本地震規模巨大,馬上令人聯想起上世紀20年代在日本發生的關東大地震。1923年9月1日,日本的橫濱和東京一帶發生的地震災難。這一帶在日本稱為關東地區,當年估計震級約為8﹒2級。

當地地震災區包括東京、神奈川、千葉、靜岡、山梨等地,地震造成15萬人喪生,200多萬人無家可歸,財產損失65億日元(當時的幣值),若換成今天的價值,可能達到數千億美元。

關東大地震發生後,當時的中國積極伸出援助之手。北洋政府隨即組織賑災救濟委員會,並支出庫銀20萬元(當時1元錢能買40斤大米)用於救災。還下令暫免食品、服裝、藥品、衛生材料等出口日本的關稅。各界名人也紛紛捐款,著名京劇藝術家梅蘭芳還組織了賑災義演。

在上海、北京、江蘇、浙江等一些地方也都有自發的募捐活動。同年9月6日,上海總商會、紅十字會等團體召開聯席會議,成立了中國協濟日災義賑會,到9月27日,該會共捐助錢糧、藥品計14萬元。中國佛教界也組織了賑災活動,各大寺院道場組織各種法會,吊祭日本地震的罹難者。

諷刺的是,當時的救災和同情心並沒有換來絲毫的友誼,換來的卻是無情血腥的侵華戰爭,一切刻進了不少中國人的心。不過,現在世界局勢和環境已經不一樣,站在鄰國友好和人道立場,理應幫忙。9級的超級大地震無人能預防,涉及搜救和援助規模龐大,日本單靠自己的資源已經是應付不了。此時此刻,筆者認為國際社會(包括中國)提供援手也是應該的。

在筆者執筆之際,地震發生不久,破壞規模有多大、損失有多少尚未清楚,筆者不足以判斷此次地震對經濟的影響。日本地震對市場的影響要看災後對日本的經濟損失的實際大小,不過,從目前掌握的資料去評估,本次災難為日本東北三縣帶來“毀滅性打擊”,估計傷亡人數達數萬,全東日本受災嚴重。

1995年神戶地震日本因禍得福

日本資金流是世界經濟的主要力量之一,此次地震若造成日圓轉向貶值(在短暫反彈後),那麼將有可能造成亞洲出口的萎縮,進而影響世界經濟的運行。此次災害對內地加工型企業會有所影響。日本是內地生產高端部件的主要供應國,主要向中國等亞洲國家的加工型企業輸出高端電子產品零部件等。因此,本次地震有可能影響到內地的汽車、玩具、石化、電子產品等行業。

參考1995年的情況,當年在日本神戶東南的兵庫縣淡路島發生了7﹒2級地震。日本國家土地局當時測算單在大阪-神戶地區的損失為1,070億美元(以當時匯價計算),而對短期和長期經濟的影響則大大超過這個數字。

以直接受災的其中一個地區宮城縣為例,人口占日本全國總人口約1﹒7%,占GDP比重同樣為1﹒7%。而當年神戶則占日本GDP約4%,其港口更擁有地理上的重要性,位處工業重鎮大板及日本西部的中間,肩負日本出口重任。神戶在地震後,日本工業生產在當年1月跌2﹒6%,但2月已反彈2﹒2%,到3月再升1%,顯示當時災難對宏觀經濟數據影響有限。

當時,日本國內曾估計在1995年第一季度對GDP和1994年同期相比下降0﹒6%至下降1﹒1%之間,第二季度GDP和同期相比下降0﹒1%至增長0﹒5%,第三季度比1994年同期增長0﹒3%至0﹒7%,第四季度比1994年同期長0﹒3%至0﹒6%。

今次大地震將多方面影響日本及國際經濟

換句話說,日本預期神戶大地震的負面影響可能從第二季度就開始消失,對1995年全年的經濟影響有限,另外地震的重建對勞動市場亦有一定的好處。理論上,本次災難也會產生同樣的效果。

不過,這次大地震及其引發的海嘯亦存在複雜性,並將在多方面影響日本和國際的經濟:

(1)災難破壞了東日本不少港口、鐵路、公路、橋梁等交通基礎設施,將造成一段期間內工業生產和生活的混亂。

(2)目前,日本在值春耕,沿海大量農田被淹,糧食供應可能受到影響。特別是重災區仙台附近乃日本大米主要生產區,而大米作為日本國民的主要糧食,價格定必上揚,從而定影響國民日常生活。

(3)日本為全球主要資源進口國和產品出口國,這次災難發生在日本東部沿海地區,若影響日後海上交通,這肯定會影響當地及世界經濟。

(4)近20座核反應爐關閉,數家煉油廠起火,能源進口渠道受到影響,這將有可能影響日本的能源供應。當地餘震不斷發生,這將迫使核電站難以短期內重新運作。筆者估計日本國內的電力供應在短期內很難恢復全面正常,對油價將造成不穩定的影響。

1995年發生阪神地震後,日本因禍得福,經濟短暫擺脫了連續數年的低迷,出現了1996和1997年的反彈。不過,這次災難以及日本目前所處身的經濟環境與當年非常不一樣。阪神地震摧毀了阪神地區不少住宅和基礎設施,當時日本經濟泡沫剛爆破,日本政府借助投資重建的機會,協助日本經濟走出了低迷。

全球須盡快協助日本脫離災難

不過,目前尚未能全面評估本次災難對住宅和基礎設施的破壞。另外,現在的日本政府債台高築,政府的債務是國內GDP的兩倍,國債又剛剛被評級機構降級,政府一時之間也有困難拿錢賑災和重建,一切也要打上問號。如果日本政府沒足夠資金,勉強進行賑災和重建,日本國債有可能被進一步降級,也可能會影響到日圓匯率,曲線影響到亞洲甚至是全世界的經濟發展。

因此,就算不站在人道立場,全世界只是看經濟層面,也應該盡快研究究竟如何能盡快協助日本脫離是次災難。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