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强震

CCTV特别节目:日本强震




e0094583_18545560.gif静岡県東部で15日夜に発生した震度6弱の地震は、11日の東北関東大震災の地震とは異なるプレートで発生した地震だったが、政府の地震調査委員会は「東北関東大震災の影響で発生した可能性は否定できない」という見解をまとめた。
震源地から遠くない名古屋で15日の地震を体験した中国メディア新民晩報の記者が、日本人の地震に対する冷静な対応を目撃し、驚いたという。

長野から3時間列車に乗って、新民晩報記者たちは15日午後8時すぎに名古屋に到着した。名古屋の人びとは11日の東北関東大震災に対しては落ち着きを見せていたという。
15日午後10時30分ごろ、記者たちが夕食を食べていたときに静岡県を震源とする地震が発生。名古屋では震度3を記録し、記者たちも非常に驚いたと語るが、さらに驚いたのは「飲食店では誰ひとり混乱した行動をとる者がいなかったことだ」と述べた。
地震があっても、飲食店の女性店員は店を後にする客に向かって頭を下げていたことについて、「女性は深々とおじぎをしていた。これまでにも日本人の地震に対する冷静さは話に聞いていたが、これほどまで冷静なのかと思った」という。(

【上海・新民晚报2011-03-16】
昨晚,日本静冈县发生6.4级地震。由于此次地震和3·11日本大地震的震源位置属于不同的地质板块,因此引发了新一轮的全世界关注。本报记者正好处于距离震中位置较近的名古屋市,看到了日本国民面对地震时的淡定表现。

从长野市出发,经过3小时的火车车程,本报2位记者和第一财经的6位同行于东京时间晚8时多到达名古屋。市区里,市民生活很平静,街面上一如往常。

入住名古屋观光酒店,稍事休息后,我们上街去吃东西。整整一天没有正经吃过一顿饭,大家都饥肠辘辘。走过几家卡拉ok店,门口有店员招揽生意,而一些明显是酒足饭饱后的公司职员们也都在排队等候店员安排房间。虽然谈不上歌舞升平,但至少没有恐慌情绪。

晚上10时31分,当我们正在猛吃拉面饭团时,突然感到持续的剧烈晃动,前后有数秒之久。据我们的翻译沈小姐说,3·11大地震发生那天,她在名古屋感受到晃动仅比刚才的略强些。

令我们吃惊的是,整个饭店里没有任何人有异样的表现。晃动时,一个年轻女店员鞠躬向客人告别,非但动作没有任何停顿,连弯腰的角度都依然到位。以前知道日本人对地震的表现淡定,但身处其间时,才真正明白那是怎样的一种淡定。

吃完饭,走在大街上,一如我们来时的情景,让人完全看不出,在这几十分钟的间隙里,这里曾经历过一次有明显震感的地震。

回到酒店,从电视新闻里得知,地震强度为6.4级,震源中心就在离名古屋不远的静冈县。富士山南麓的富士宫市是受损最严重的地区。

从富士宫市传来的电视画面和道路监控镜头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那里的房屋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街上许多广告牌和霓虹灯都被震裂、震碎。目前的信息是没有人员死亡,但有受伤的报告。有超过2万个家庭因地震而断电,很多人跑进了附近的避难所。

据当地媒体消息,位于富士山北麓的山梨县也受地震影响相当严重。记者所在的名古屋市的地震强度仅为3级,但是因为这次地震为浅源性地震,因此周边地区的震感比较强烈。

日本地质界在2000年时就有部分专家发表研究报告指出,东海板块地质移动异常,他们认为在未来10年中,该板块将会爆发高烈度的地震。本来随着时间推移,10年时间已过,民众对东海大地震的预测渐渐淡忘,但由于此次静冈县发生的地震正好处于东海板块内,所以立即引发了许多猜测。

对于种种猜测,日本官方迅速做出反应。记者通过NHK电视台的直播了解到,日本气象厅已否认此次地震和预测中的东海大地震有任何关联。日本气象厅官员表示,此次地震是离地表很近的浅源性地震,并不是由于东海板块移动引发的。

另外,因为静冈县境内也有核电站,所以对于它安全与否也是被关注的焦点之一。官方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确认地震并未对核电站产生影响,目前一切正常。(本报日本名古屋今日电)

【灾区采访日记】
2011年3月15日 星期二 小雨转阴
在接到各家媒体从总部发出的紧急撤离、尽快回国指令后,我们这支新闻团队经过简短会议决定,开车到长野,然后换乘火车前往名古屋,搭乘飞机回国。但是,汽油严重不足,成了我们最紧急的问题。

虽说随着离重灾区越来越远,营业的加油站越来越多,排队的汽车也由上千辆降到了几百辆,但是至少两三小时的等候时间依然会严重影响我们的行程。司机志村先生决定找一家只对紧急救援车辆开放的加油站求助。那位工作人员得知我们是从中国来日本报道地震灾情的媒体后,立即破例放行,并为车辆加满油。志村先生上车后通过翻译沈小姐转达那位工作人员对中国人民关心日本灾情的感谢。

解决了车辆的加油问题,机票又让我们犯难。电话打进国内某订票系统,服务人员告诉我机票非常紧张,经查询16日飞往上海的航班只有大阪的一个航班上还有4个座位。但是,就在她向航空公司询价的过程中,这4张机票已经被售出,甚至连17日的机票也已售完。

同行的香港同行说,她的同事通过短信告诉她,目前各国人员都在纷纷从日本撤离,香港几家航空公司临时对日本地区全面开放,无论乘客是否持有香港的入境签证,都可以搭乘他们的航班从日本前往香港。

幸运的是,我们终于订到了2张16日飞往澳门的机票,然后从澳门转机回沪。

一路上,在一些休息站短暂停留时,我发现不少商店都设置了地震募捐箱。我的同事,摄影记者孙中钦特意在一个募捐箱前守候了十分钟左右,试图拍下人们募捐的画面,可惜因为当时店内顾客稀少,最终只能遗憾离去。

写完这篇日记,就将前往大阪搭机回国。留在我脑海里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那一列列长长的队伍,无论是领取食物、等候加油还是从灾区撤离,日本国民在灾难面前所表现出的自我约束和良好纪律,值得我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并反思。

在大灾大难面前,相信所有的心都会柔软,所有的手都会温暖。正如仙台市长奥山惠美子对我所说的那样:“今天中国人民帮助我们,让我想起了汶川地震时,日本人民帮助中国。这是一衣带水的邻邦友情。”让我们为正在经历灾难的日本人民祈福: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