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 巴金

e0094583_3514570.jpg
新民晚報 
經曆了28年的相濡以沫,又忍受了33年的生离死別,今天,巴金和夫人蕭珊,終于可以如巴老生前所愿,將兩人的“結局連在一起” 上午,巴老的家人捧著巴金和蕭珊的骨灰,來到長興島附近的東海海域,9時50分,玫瑰花雨中,兩人的骨灰被撒向大海,永遠地相融在一起,再不分离。




“她的骨灰里有我的淚和血”
巴老的骨灰,在10月24日送別儀式后,于當晚8時回到了武康路的家中。离家7年的巴金,終于回家了——他在武康路的房子里住了40余年,但是自從1998年住院后,就再也沒回來過。巴金的骨灰安放在一樓的客廳里,這里曾經是他會客的地方,曾經洒滿他開朗的笑聲和睿智的話語。陪伴著巴老的,除了靈前不凋零的玫瑰花,還有愛人蕭珊的骨灰。巴老的《怀念蕭珊》,字里行間皆是愛,讀者無不落淚,他形容蕭珊說,“她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她的骨灰里有我的淚和血”。1972年8月,蕭珊永別了相互廝守了28年的巴金,她的骨灰回家后,一直放在巴老的床前。有人勸巴老把蕭珊的骨灰安葬,巴老卻表示宁愿讓骨灰盒放在他的寢室里,這樣“我感到她仍然和我在一起”。《怀念蕭珊》中,巴老寫下愿望:“她的結局將和我的結局連在一起”“等到我永遠閉上眼睛,就讓我的骨灰同她的攙和在一起”。這個愿望,今天終于實現了。

紅黃玫瑰拼成兩顆巨大的心
一清早,巴老的朋友后輩、生前身邊的工作人員就來到他武康路的家中。在巴老生命最后時刻出版的《寒夜》手稿珍藏本第101號,送到了他的靈前,家人還特意放上了他愛吃的巧克力和生前戴過的眼鏡。
上午7時50分,巴老家人從家中出發,走在最前面的是巴老的儿子李小棠和女儿李小林,兩人神色哀戚,手中各捧著一個紅綢包裹著的骨灰盒。兩人略低著頭,腳步匆匆地上了車。家人陪伴在側,其中有剛剛從美國赶回來的巴老孫女暄暄和從四川老家赶來的巴老侄子李致等,而他的胞弟李濟生,因年事已高未能前來。
抵達吳淞碼頭之后,巴老家人登上了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滬航3號”,這艘可以容納500人的船昨天停業半天,專門為今天巴老骨灰撒海作了清掃和布置。三層的船艙內設置了靈台,藍色的底板上綴著黑色的大字:“巴金蕭珊骨灰撒放儀式”。紅黃玫瑰精心拼成了兩顆巨大的心,一張半身大照片里,巴老依然燦爛地微笑著。骨灰撒放儀式在三層船尾甲板舉行,四周的欄杆包裹著深藍色的絲絨,8個花籃錯落安放,里面只有一种花:玫瑰。

響起巴金生前最喜歡的《悲愴交響曲》
輕輕地,李小林姐弟將巴金和蕭珊的骨灰盒并排放在了靈台上。8時50分,船緩緩地開動了。船行大約1個小時,到達長興島附近的東海海域,船速漸漸慢了下來。巴老生前最喜歡的《悲愴交響曲》響起來,家人朋友安靜地佇立著,向巴老的遺像三鞠躬。戴上白色的手套,李小林和李小棠慢慢地捧起巴金和蕭珊的骨灰,倒入同一個長方形盤子里——這一刻,正是巴老生前所期待的,他們的結局終于連在了一起,而眼淚,在李小林姐弟的臉上悄悄滑落。捧著父母的骨灰,李小林李小棠走向船尾甲板,他們走得那么慢,仿佛是怕惊動了沉睡的老人。

船后形成了一條玫瑰花瓣鋪成的花路
把骨灰盒放在船尾那鋪了紅絲絨的台子上,家人停住了腳步,事先准備好的玫瑰花瓣撒入骨灰中。甲板上的風也善解人意,出人意料地柔和,李小棠和李小林各自雙手掬起一捧骨灰,輕輕地放入撒骨灰的漏斗型入口中,讓它緩緩飄落大海。李小林用四川話喃喃道:“爸爸,您走好……”家人圍繞在身邊,目送巴老夫婦离開。船舷邊,送行的人紛紛摘下手中玫瑰的花瓣,揚手手入海中,很快,船后就形成了一條寬寬的玫瑰花瓣鋪成的花路。雖然家人的動作越來越慢,巴老和蕭珊的骨灰還是全部撒入了海中。李小林拿過一枝紅玫瑰捏在手中轉著圈,不說話,一直流淚的眼睛凝望著那條隨波蕩漾的花路,似乎在目送父母离開。轉身,看見四周放著的花籃,家人又輕輕摘下上面綴著的紅玫瑰瑰向海中。當所有的花瓣都已隨風而去,送行的人們齊齊地向著大海三鞠躬,長鳴的汽笛聲中,人們揮起手,最后一次向巴老夫婦告別・・・
[PR]
by officemei | 2005-11-25 21:14 |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