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話 38&13点

港片里常常出现“三八婆”、“很三八”等用词,我想这个词大概是从三八妇女节派生出来的,估计在所有的国际节日中,唯有三八妇女节能拥有这样的文化衍生品了。港片中“三八婆”专指那些很市侩的女人,是女小市民的专用名词,有骂人之嫌。由于港片不遗余力的推广,“三八婆”的概念也开始延伸到用于男人,“这个男人很三八”,说的是这个男人像“三八婆”一样,其含义已远远超越“三八婆”的贬义。
这让我想起沪语中的“十三点”,我以为“十三点”与“很三八”有异曲同工之含义,只不过轻重程度不同而已,都是从对女人的歧视派生出来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上海人日常煮饭炒菜还都使用煤炉,和全国其他城市不一样的是,上海煤炉烧的燃料叫煤饼,而不是煤球。煤饼外形像午餐肉的圆形罐头状,中间打了呈井字形的十二个洞,十二个洞的排列工整且对称。打这十二洞,很科学,燃烧时可助上下窜气通风,煤饼燃烧完,便于铁钳把废饼钳出,点火和熄火都很方便。就是这样一个司空见惯、熟视无睹的煤饼,竟也与“坏”女人联系在了一起,大街小巷把乱搞男女关系的女人称为“煤饼”,“煤饼”就是今天的卖淫女。读书的时候,很多人都问过为什么上海把卖淫女称为“煤饼”,无人解答。后来才明白,这“煤饼”有十二个洞,而女人身上有十三个洞,“十三点”的文章全做在洞上面。也不知道始作俑者是谁,这个无名氏已经被上海民间历史所记载。
e0094583_1303981.jpg

周立波的海派青口很形象地演绎过关于“煤饼”、“模子”的传说,有经历的上海人会会心一笑,甚至会捧腹大笑,而对外地人来说,无疑在云里雾里。二人转也好,海外青口也好,民间的东西有时候习惯于下半身思考,虽然很三八,偶尔娱乐一下也无妨。呵呵,这里还有一个关于“十三点”的真实故事,上海愚园路上曾经有一家“上海市第十三五金店”,上海人常常把名称简化,如以前买车票,一张四分车票,就简称为“一张四”,于是第十三五金店,就被简称为“十三店”。十三店的员工常常接电话时,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十三店是哇”,久而久之,怕被人骂“十三点”就无人愿意接听电话。有人投诉到总公司,说第十三五金店无人接听电话,十三店的经理被招到总公司训话。之后几天,每每电话一响,十三店的员工就抢着听电话,并抢先说“十三店,请讲”,以后就很少有“十三点”打电话来了。
沪语中的“十三点”也并非全部贬义,这要看放在什么语境里,恋爱或者暧昧中的男女,男人说了一句很调皮或者带点色彩的话,击中女人心坎,女人也会轻声说上一句“十三点”,那是褒义的,颇有鼓励打情骂俏的含义。
e0094583_13344326.jpg

沪语对“三”无疑是情有独钟的,比如上海人在他人能不能做一件事时,常常会说“来三,勿来三?”,其实说的就是英语单词“yes”,表示“是”的意思,“来三”就是一句“洋泾浜英语”。再如上海人将那些贫穷、又不务正业的下九流的人,称为“瘪三”,是一句骂人的话,这句话也来自一句“洋泾浜英语”。这个“三”就是英文单词“say”,谐音,因此上海人在习惯用语里常常把那些不屑一顾的人,成为“三流货”、“小三子”。
在“洋泾浜英语”中,“三”无疑是一个骂人的词,至少是贬义词。洋泾浜是旧上海横贯东西的一条小河,上海开埠后,经常有洋人通过这条小河上岸游览、购物,更多的是去找妓女。于是,人们就把这条与洋人有关的小河称谓“洋泾浜”。有洋人,势必要与洋人打交道、做生意,于是“洋泾浜英语”就运用而生,始作俑者是码头上做搬运、装卸的小工。这一种语言的创始者基本上是文盲,更不要说听懂洋话了,他们是在实际工作和生活中会意了英语的意思,用最简单的方法记住并推广之,渐渐地成为一种实用性很强的语言。
)
[PR]
by officemei | 2014-03-13 02:39 |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