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等我死後你們會想我想得發瘋

李敖现年64岁,哈尔滨人,14岁随父母到台湾.著名作家、评论家和历史学家.爱打官司,口诛笔伐,告人无数.对收藏古字画也有兴趣.一共有九十六本书被禁,创下了历史记录.




李敖善骂,经他抨击骂过的形形色色的人超过3000余人,在古今中外“骂史”上,大概无人能望其项背!李敖居住台湾50年,至今未曾离开台湾一步.在蒋介石和蒋经国父子掌政的年代,他因发表抨击当政者言论而在1970年入狱五年八个月.狱中,因为住房价格暴涨,赚得平生第一个百万.有人说他靠打官司赚了不少钱,但他说,靠打官司赚钱太笨了,真正的有钱人是靠钱来赚钱,现在他就以这一方式来赚钱.谈起李敖,无论是他的敌人还是朋友都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位奇人! 1999年8月18日,台湾的第三大党新党宣布征召他为台湾第10任“总统”候选人,引起震撼.
e0094583_21541742.jpg

“我是李敖。”電話那端傳來李敖略有些沙啞的聲音,語氣溫和。
熟悉李敖的人都說,李敖有兩副面孔,一副是公開場合的臉,一張是他私下場合的臉。
私下里的李敖是謙和的,耐心的,待人接物顯示出深厚的修養;公開場合的李敖是好斗的,挑釁的,疾惡如仇,刻薄而張狂。
舉証罵人是李敖在公開場合的殺手閒。最近,很多電視台都播放了李敖在台灣“立法院”質詢台灣“國防部長”李傑關于“軍購案”的實況,畫面里的李敖言辭犀利、咄咄逼人,而李傑則疲于招架。
日前,李敖宣布以無黨籍身份參選台北市長,再次引起媒體關注。
佯狂和自大背後,真實的李敖是怎樣的?
“我贊成2008年選馬英九,因為他看上去漂亮,看起來舒服”
南方周末:你競選台北市長,馬英九直言你沒有行政經驗。你自己怎麼看參選台北市長?
李敖:他(馬英九)做台北市長以前,做過台北市長嗎?也沒有。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我參選台北市長的意思根本不是要做一般人眼里的市長,也不是馬英九眼里的那種市長──只是修橋造路。
不是這種市長。我要做的那種市長是要提高台北市在政治上的位階。比如我的政見的第一條就是把台灣的所謂“中央政府”趕走,趕出台北市。台北市要變成一個文化的、經濟的、清潔的城市。烏煙瘴氣的政治我都給它趕走,提升台北的位階。一般參選人不會想到把這些事情作為自己的政見。
南方周末:現在的台北市有你所說的“烏煙瘴氣”嗎?
李敖:當然有。民進黨政府、陳水扁政府就在這里。有他們在,台北市就是“烏煙瘴氣”。
南方周末:競選台北市長,你有勝出的把握嗎?
李敖:我認為勝不勝不是我的第一考慮。
我覺得能夠把正確的、正義的聲音傳達出去,才是我最重要的考慮。我跟選民說,別以為你投票給我只是投我一票,這是錯的。你投票給我實際上也是在投你自己的票。我讓他們選擇,一種是做一個糊塗的、被人騙的選民;一種是聰明的、具有良知的選民。我出來(選市長),是給選民一個選項。我不出來他們就沒有選項了,我出來以後大家會知道,白的和黑的會有不同的顏色。
南方周末:你說你代表正義和良知,你能代表嗎?
李敖:當然我能代表。我們所謂的代表不是嘴巴說說而已,要看你10年,20年,30年,40年,看你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記錄。我的記錄最清白,最完整,不是嗎?我在台灣,到今天為止,沒有參加過任何政黨,沒有搞過政黨之私,你在台灣找一個這樣的人給我看看?沒有嘛。
南方周末:對自己人生記錄的清白你很自信嗎?
李敖:絕對自信。我有証據証明自己,在台灣,我可以做人格的典範(笑)。
南方周末:你曾把台灣形容成一個被污染的苦海,那為什麼不離開這個苦海?
李敖:我們這些人都是舊式的人,是不會逃避的人。我不離開台灣的原因是,台灣是我工作的一個場地。除了跟台灣發生的各種糾纏以外,我自己在台灣做起工來得心應手。我的資料,我的書都在我的前後左右,用起來比較方便。溫暖的氣候也是我留在台灣的一個原因,氣候一冷我就不舒服。
南方周末:3年前你抱怨說,台灣把你搞小了,所以你就要把自己變大,你怎麼把自己變大?競選“總統”、“立法委員”、台北市長是你變大的方式嗎?
李敖:都不是。凡是跟台灣有實際上的糾纏的行為都不是。跟台灣有關的都是變小,不會變大。台灣對我說起來像一個英文小寫的字母,怎麼放大,它都是小寫。
南方周末:你讓自己變大的方式是什麼?
李敖:我寫作、做節目。我只有自己讓自己變大,不是台灣把我變大,只要跟台灣有關,就會變小。
南方周末:你對台灣的政治沒有期待嗎?
李敖:我不期待。
南方周末:你對馬英九有期待嗎?
李敖:我贊成2008年選馬英九,因為他看上去漂亮,看起來舒服。2008年他和他的國民黨團隊能把台灣搞好嗎?我不相信。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