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日跨國婚姻

e0094583_21573578.gif<來源:共同社>
有關日本滋賀縣長濱市兩名幼稚園兒童被殺一案,嫌疑犯鄭永善(34歲)原本是中國東北黑龍江人,6年半之前嫁到日本。據悉,在滋賀縣警方的調查過程中,鄭永善曾流露出其來到日本的目的是“想過上好的生活”。據最近的統計顯示,日本男性在選擇跨國婚姻的物件時,最多的便是中國女性。為此,記者走訪了專門經營婚姻仲介業務的婚介所,就每樁收費達數百萬日元的“新娘生意”第一線進行了實地採訪。



▽對赴日生活的憧憬

緊靠JR長濱車站的市中心一間房子外面懸掛著寫有橙色“結婚的魅力”字樣且鏽跡斑斑的招牌。“我是考慮到了不要(讓很多日本男性)成為孤單單一個人。”當初為鄭永善及其丈夫(47歲)牽線搭橋的仲介將當時的情況娓娓道來。

這名仲介在滋賀縣北部農村找四五十歲的未婚男子時結識了鄭永善後來的丈夫,該男子當時表示希望能找到“聰明的、會講日語的女性”。而鄭永善當時提出的擇偶條件則是“大方、開朗的男性”,仲介覺得兩人開出的“條件正好相符”。

鄭永善出生在一個農村家庭,是7個孩子中的老小。在接受警方調查時她曾回憶道“家裏很窮”。據仲介稱,剛結婚時,她和丈夫以及公婆一起生活,看起來非常幸福。

赴日結婚的中國女性大多來自黑龍江。據悉,在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大潮中,一些未能受益同時卻渴望脫離貧困的女子希望去日本。

▽費用高達數百萬

雖然對於結婚具體要花費多少費用這個問題,仲介方面吱唔搪塞。據說,男方向其娘家送去了百萬日元的聘金,而男方3次拜訪鄭家時又每次向中方的介紹人支付了1百萬日元。此外男方還要承擔支付給日方介紹人的謝禮和其他相關費用。

據兩年半前起開展跨國婚姻介紹業務並成功撮合了約80對新人的仲介公司“CHINA BRIDAL”(位於歧阜縣美濃加茂市)透露,男性通常要支付包括女方赴日飛機票在內的費用約200萬日元,且有些婚介公司的收費還不止這個數。那些在仲介登記的男性通常先通過照片和材料選擇5~6人,然後再前往中國進行為期三天兩夜左右的相親旅行。選定之後再赴當地舉行婚禮。據說成功率幾乎為100%。

“CHINA BRIDAL”的代表平野透露,前來登記的會員“大多是公務員或公司職員”。一位經歷過50多次相親後成為會員的近四十歲的男性今年2月與一位24歲的女性訂婚。他表示:“到了這個年紀的話,要找一個好的物件是不可能了。與其勉強和日本人結婚,還不如找一個家族觀念重的中國人一起生活。”

▽高離婚率

另一方面,和稱自己“無法適應日本的生活”的鄭永善一樣,很多人因語言和生活的差異而煩惱不已。“丈夫的態度突然變得冷淡,而自己卻因為語言不通也沒法和他溝通。”在大阪府門真市負責受理中國人求助熱線的臺灣人高尾莉娜(48歲)去年年底曾接到過一個哭訴的電話。

讀者群為中國人的《關西華文時報》(大阪市)去年也接到一個飯館老闆妻子(30歲)的求助,後者自稱“從早工作到晚,一點自由都沒有”。高尾莉娜表示:“如果得不到丈夫和家人的理解,年輕女性就會在精神上感到迷茫。”

而那些到了日本之後不久就不知所去等一開始便已定居日本為目的的案例也不少,因此婚姻關係破裂的也層出不窮。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統計顯示,2004年一年中日本男性和中國女性之間的跨國婚姻有11,915樁。而離婚則有4386起,粗略計算起來有約三分之一已經分開。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