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必學的四件事

e0094583_2242814.gif原香港中文大學校長金耀基先生說過,學生在大學裡,實際上是學四種東西,一是學怎樣讀書:learn to learn;二是學怎樣做事:learn to do;三是學怎樣與人相處:learn to together;最後是學怎樣做人:learn to be。

轉型時期,大學教育亂如麻。社會對大學的期待,混亂;學生學什麼,混亂;大學應該怎樣辦,依然混亂。

多年“螺絲釘式”的專才教育,使得社會上至今看待大學教育,幾如職業學校,恨不得大學的專業設置像中藥舖,當歸、熟地、大黃,分門別類,按照社會存在的職業,對口安排,學什麼的畢業分配就給你放在哪兒。人們不知道,如果這樣的話,中國的大學其實是應該取消的,因為漫說大學教師並不懂如此多的專業,就是懂,也沒有操練過。

學生不知道怎麼學的困惑,實際上還在考大學的時候就孕育好了,因為決定他們學什麼的家長,也是社會成見的接受者和製造者。一踏進大學的門檻,很多人實際上是打算在他們那點應試式的中學教育的基礎上,直接進入專業學習,將自己擠入一個格外窄小的通道。當然,現實的中國有這樣的先例和榜樣,他們的父輩就大有以狹窄的專業素質而躍升高位的。可惜是,父輩們可以,他們卻不行。時代變了,中國不僅窗戶開了,門也開了,衡量大學教育和大學生質量的尺,不再可能只用那隻老古董。

至於大學當局,實際上不知道大學是該培養專才還是通才。嘴上雖然說是通才教育,但在辦學和專業設置上,卻迎合社會,把大學辦成其實很不合格的職業培訓中心。老師也不知道怎樣教:冷門專業的老師還算負責,熱門專業的老師,則經常連課都不上,出去扒分掙錢。相當多的專業課程,基本上還是一種給定真理式的教學,答案是固定、惟一的,學生想得高分,背就是了。

其實,一提到大學,首先想到的,應該是這是一個培養人的地方。培養的是人,不是機器。大學教育,首要的是要使受教者有一個健康的心智和體魄,然後才是能力培養,兩者相加,叫做“素質”;至於技能和知識,實際上只是心智和能力培養的載體。素質教育和通識教育已經嚷了有年頭了,但什麼是素質,如何做到通識,都是一筆糊塗賬。最可笑的是,大學裡安排了一堆音樂、美術和文化的欣賞課,好像聽聽歌,講點美術常識就算是素質教育了。其出發點,跟我們民間長盛不衰的鋼琴熱和美術熱一樣,不過是小家子有了點閒錢和閒時間,就拚命地在東施效顰上下功夫,而且全然不理會旁觀者的眼睛和耳朵有多麼難受。

記得原香港中文大學校長金耀基先生說過,學生在大學裡,實際上是學四種東西,一是學怎樣讀書:learn to learn;二是學怎樣做事:learn to do;三是學怎樣與人相處:learn to together;最後是學怎樣做人:learn to be。金先生所說的四件事,才是一個真正的大學應該教會學生的。一個學生,無論在邁進大學門的時候有多麼幼稚,只要在這四件事上有所進益,那麼他的大學生涯就可以說是成功的。

實現這四個learn,專業的本身,其實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學習的過程。以培養學習能力和做事能力為例,學生畢業後能否適應社會的需求,這兩個能力非常關鍵,人們在社會上,無論三百六十行做什麼工作,拆解開來,其實就是一項一項的任務,或者說“事”。這些任務所需的專業知識,在大學裡,即使學到博士階段,也是不可能完全應付得了的,所以,必須有繼續學習的能力,而尤其需要的是科學地做事能力。

在大學裡,學生需要完成許多的課程報告,撰寫學年和畢業論文(或者設計),這個過程,必須經過收集資料(包括實地調研),信息處理,確定研究路徑(方法),提出方案(提綱),修正方案,最後提交成果這樣幾個階段。其中收集資料的過程,也包含了再學習的過程。而在社會上工作面對任務時,實際上也要經過類似的幾個階段,首先收集跟任務相關的信息,然後分析處理,確定路徑,定出方案(計劃),最後完成。如果大學教育能夠在每個環節都能讓學生在能力上下功夫,學生也能夠真正認真對付,那麼學生能力的提高,是可以期待的。

可悲的是,現在的大學,學生的學習跟進入社會之後的工作,基本上是脫節的,大多數的學生,在大學最大的收穫,不過是學了一門外語,至於能力尤其是職業能力的培養,往往得等到有了工作以後再補課。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