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對日本人的理解令人震驚?

e0094583_23455024.gif中日關係在戰後60周年之際進一步惡化令人深感痛惜。今年又會怎樣?小泉純一郎首相秋天即將下臺,也許中日關係會因此得到改善。但是,即便如此,從被認為是邦交正常化以來最糟糕的狀態中恢復過來依然需要時間。
要想加快恢復的步伐,就必須促進兩國人民間的相互理解,而且如果不通過各種管道大規模、大膽地去做,亦難有成效。到了開展1億3千萬人民同13億人民之間“全民外交”的時候了。

小泉首相與中國首腦的互訪自2001年10月以後就停滯不前。最近在國際會議期間也不見了雙方首腦的會晤。中國方面以小泉一再參拜靖國神社為由拒絕與其會面。

然而小泉首相並沒有改變態度。因此,解決這個問題的可能性只能等到秋天以後。基本上,新的總裁將會在國會當選為新任首相。因為對於小泉首相參拜靖國神社,日本反對的聲音非常多。

去年6月,眾議院議長河野洋平同海部俊樹、宮 喜一、村山富市、橋本龍太郎、森喜朗5位前首相交換了意見,一致認為“應該慎重再慎重”。中曾根康弘前首相也指出“應該考慮國家利益,放棄個人信條”。公明黨、民主黨、社民黨、共產黨的首腦們也持反對態度。

報紙的聲音也是反對居多。《每日新聞》、《日經新聞》、《東京新聞》、《朝日新聞》全都刊登了“反對”的社論。理由有很多,像“違反憲法規定的政教分離”、“令亞洲外交停滯”、“靖國神社在推進戰爭上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等等。就連《讀賣新聞》都對公開參拜表示反對。

在媒體所作的輿論調查中,“支持”和“反對”大約各占一半。小泉首相去年10月17日第五次參拜以後,《朝日新聞》隨即做的輿論調查顯示,“支援”占42%,“反對”占41%。但在“對和中國、韓國關係惡化,有什麼程度的擔心?”這個問題上,選擇“非常擔心”和“有一定程度的擔心”的共達到65%。也就是說,約三分之二的日本人擔心和中韓關係惡化。

正因為同時要承受國內這麼多的憂慮,所以下任首相要像小泉那樣參拜是比較困難的。但也不能斷言下任首相完全沒有參拜的可能。若真那樣,中日關係的停滯將會變得更加長期化。日本國內,圍繞對中外交的議論在進一步升溫。在這個時候我希望中國方面冷靜地看待日本國內的議論 因為日本國內的大部分人都擔心與鄰國的關係,並不想與中國敵對。

《朝日新聞》的輿論調查顯示,雖然在首相參拜靖國神社問題上持“支持”和“反對”的大約各占一半,但從年齡段分別來看,20多歲的人持反對意見的居多。20-29歲的人中,“支持”的占30%,反對的占47%。特別是20多歲的男性,“支持”的只占25%,“反對”的達到了52%。60歲以上“支持”的較多。可以看出,在背負日本將來的年輕人中,反對首相參拜的意願非常強烈。

在“應該重視中國和韓國的反對嗎?”這個問題上,選擇“應該重視”的人占53%,大大地超過選擇“沒有必要這樣”的人 35%。而20多歲的人選擇“應該深刻理解”的占59%,30多歲的人達到了61%。由此可以分析出,日本的年輕一代非常希望傾聽鄰國的聲音。所以與其互相譴責,不如努力推進相互間的理解。

即使首相參拜靖國神社的問題能告一段落,傷痕累累的中日關係要想恢復元氣也並非一朝一夕。如今,中國對小泉進行強烈反擊;而另一方面,由於中國政府在日本入常問題上的強烈阻止使日本政府也很惱火。兩國政府今後肯定會面臨各種問題。然而,維護東亞的和平與繁榮又離不開兩國的合作。所以,我們不能單靠政府,兩國人民必須通過經濟、文化等途徑培養彼此的信賴關係。政府間雖然有矛盾,但是如果民間有很多管道,就能成為阻止事態惡化的安全閥。

兩國人民間的相互理解現在極度缺乏。可以說雙方對彼此的情況都不甚瞭解。例如,在去年日本的民間非營利團體“言論NPO”和北京大學等聯合進行的輿論調查中,關於日本的政治思潮,有60%的中國人回答“軍國主義”。這對日本人來說是一個令人震驚的結果。因為日本的情況自戰後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現在的日本人是把“和平主義”當作日本最重要的價值觀。

中日間現在迫切應該做的就是互相瞭解對方。為了實現這個目標需要更多的人加入到中日交流中來。如果有超過現在十倍、百倍的人直接參與進來的話,彼此的認知將會發生變化。如果僅僅是部分政府官員、專家、媒體和商界人士的交流,顯然在推動相互理解上的作用有限。

兩國政府已經決定,每年相互邀請兩千人以上的高中學生。除了這個以外日本政府還決定放寬發放日本簽證的條件。類似這樣擴大交流的措施越多越好,越快越好。

這是一個需要進行“全民外交”的時代。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