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歸難適應國內生活

近日一個調查研究發現,從日本回國的華人中,回國後對工作、生活環境感到不適應者高達一半以上,因難以適應而返回日本的超過10%。在重新回到日本的人群中,更有10%左右的華人放棄了原來持有的永住簽證,轉而申請加入日本國籍。
據日本《中文導報》報導,日本法政大學社會學部的田搱教授在教學研究中,搞了一個關於從日本返回中國的華人生活狀況的調研。該調研以由日返中定居的上海、北京、福建三地各100名左右華人為對象,進行了調查訪問。

調查發現,當初來日時,北京出身的中國人平均年齡為30.9歲,上海為29.9歲,福建為28.1歲,歸國時的平均年齡,北京為36.0歲,上海為34.0歲,福建為32.3歲,平均在日滯留期為48.4個月到61.4個月,最長的達12年,最短的僅一年。基本上看,這群華人在人生最黃金的歲月——30歲左右的時光,在日本度過。

有關回國後的生活,對目前生活感到基本滿足的北京人和上海人較多,均為80%左右,而福建人只有50%左右。但對國內生活“有不適應和不滿意”的北京人則高達59.8%,上海人為52.9%,福建人為38.9%。

不適應的地方,首先集中在人際關係和子女問題上,其次是公共服務系統和生活環境。如在日本大學大學院取得博士學位後返回上海的A先生,他介紹自己經歷時表示,他在日本留學、工作共呆了10年,回到上海後回到了出國前的單位——一家大醫院。發現在他缺席的10年中,中國的變化太快太大了,人的觀念、同事間的關係已全部改變,不再是他原來熟悉的地方,而是一個全新的單位,他需要從頭開始建立自己的人際關係。中國人際關係的複雜性和多面性又與日本完全不同,令他感到無所適從。

調查中發現,從日本返回中國的華人還普遍存在一個特點,就是與日本社會建立了剪不斷的紐帶和聯繫。其中,在日本有親屬者,在北京的被調查者中占14.7%,上海為22.5%,福建為16.8%。除了在日本有親屬外,很多回國發展者還開始了二次分居。北京趙先生的妻子孩子留在日本生活,趙先生往返于中日間,用他的話說是“住在東京,工作在北京”。像這樣,經過一段在日生活,與日本建立了緊密聯繫,組成了一個超越國境的連結中日兩國的生活空間,正成為在日華人回國者的獨特風景。

報導指出,80年代以來,中國經濟持續高速發展,社會環境、人文環境也隨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對於海外華人來說,故鄉早已不是昔日的故鄉,回家需要重新適應新的社會環境和文化氛圍,儼然成了“二次移民”。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