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廁所和中國廁所之比較

北美中文網5月12日載文《外國廁所和中國廁所之比較》,摘要如下:
外國廁所
在中國旅遊,離不了要上廁所,而上廁所時所碰到的種種不方便之處,總不免使我想起國外廁所的種種好處來。在國內或國外上廁所,雖然都只是在“聽從自然的召喚”,但二者的不同之處會使你的方便過程有著完全不同的感受:享受或者痛苦。

首先是氣味。國外的廁所,特別是旅遊地的公共廁所,你從來沒有感到有臭味,而在國內,幾乎沒有那裏的公共廁所你聞不到臭味。

國外男廁,不是裝有自動散香器,就是小便池內有散香球,而放置便宜的散香球是不需要有太多的花銷的。再就是每位男士用罷之後,會有自動式間歇性的沖水。

其次是男廁地下的尿跡國外人大概用久了或他們在使用某些男性便池時更注意一些。你幾乎看不到廁所的地下留有什麼尿跡。而在國內公廁的男士小便池下往往是一片尿跡。

第三是手紙在國外,你幾乎永遠不會因沒有手紙而被困在廁所裏。而在國內,你要麼需要在公廁門口買手紙,要麼就是根本沒有手紙。在首都機場,你必須經常要向清掃員去要手紙才不至於被關在裏面。

最後是蹲坑筆者在80年代坐美國灰狗環美旅行時,在一些很小的方便站蹲過坑。但這些年來在美國或歐洲、中東旅遊時,再未見到那種“蹲坑式”的設備了。而在國內,你無論年紀多大,殘疾與否,恐怕大多地方都要委屈你、勞您大駕了,不管你蹲得下蹲不下。

廁所不在大小,更不在豪華與否,無味則大小便順,地下無尿則心爽,有紙則可顧“後顧之憂”,而有座則可休息之。

中國廁所

我1993年第一次來中國時,對中國廁所的第一個印象相當深,因為跟我的國家荷蘭相比,中國廁所有幾個大的區別:

第一,要蹲。西方廁所都是坐的,所以一開始很不習慣。尤其是腿裏的肌肉痛了好幾個星期。不過習慣了以後,我還是感覺蹲的廁所比較衛生。在西方經常不敢坐在廁所上面,因為怕不乾淨,在中國反而不會有這個問題。

第二,沒有衛生紙。 在荷蘭無論你在家裏,還是在學校、飯館、商場等公共場所,上廁所都提供衛生紙。在中國你都得自己帶手紙。一開始也不太習慣,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再也不會有不帶手紙出去的情況。

第三,手紙不放在廁所裏而放在邊上的一個小籃子裏。這可能是對我來講最奇怪的。一直到現在我還是不喜歡,因為感覺很髒、很亂。當然有的地方好一些(就是說經常清理的地方)但是總的來講還是感覺這樣不衛生。

我目前在中國待了兩年而且在這邊也有工作。 我很喜歡中國和中國的語言、文化。當然有好多方面中國跟荷蘭的差別比較大,但是總的來講在中國生活還是很有意思的。

現在中國很多方面跟幾年以前相比,也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好像中國在廁所這方面的變化還不是特別大,仍然還有很髒、很臭、不衛生的公共廁所。在很多飯館和商場還是有很小、很髒、不能沖水、不能鎖門的廁所,好像廁所都不算飯館或者商場的一部分。在荷蘭,要是一個飯館沒有乾淨、衛生的廁所對飯館的生意有很大的影響。客戶看了以後不會再來。在這方面中國還需要一定的進步。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