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關係今後將如何發展?

e0094583_16254633.gif日前在卡塔爾亞洲合作對話會議期間舉行的中日外長會晤,並未取得任何突破,只是重申各自立場。



但這已表明,經過一年多來的對立與摩擦,中日雙方都有通過會談防止關係繼續下滑的意願,著眼於後小泉時代,希望打開目前中日關係的僵局。

中日關係惡化對雙方都不利,因為中日兩國都需要加強友好合作謀求共同發展,以利亞州的和平與繁榮。在小泉任期到今年9月結束之後,如果未來的日本首相能在參拜靖國神社問題上改變做法,日本朝野能夠達成共識,把神社裏供奉的甲級戰犯與普通死者分開,北京也就可以轉過彎來,結束兩國首腦會晤陷於停頓的局面。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態度的變化。前幾年,很少看到美國朝野對參拜靖國神社的反應。但最近,《紐約時報》公開批評麻生太郎的頑固態度。布希總統在去年底訪問日本與小泉會見時,也試探過小泉是否仍要參拜神社,說明美國政府現在也在考慮這個問題。

美國在戰略上十分重視日本牽制中國的作用,但它既不希望日中關係太好,也不希望太壞。現在美國連台海戰爭都力求避免捲入,更不用說一場根據美日同盟條約必然會把美國拖進去的中日衝突,使美國在亞洲的利益受到嚴重損害。最近福田康夫訪美受到高度重視與禮遇,反映了布希政府有意要支持日本比較溫和低調,願與中韓兩國修好的日本政界人士。

中日關係倒退的原因並不僅僅在於參拜神社,而有更為深層的歷史背景與時代因素。無論是強化日美軍事同盟、密切日台交往、鼓吹“中國威脅”、反對歐盟解除對華武器禁運、在東西兩線拉攏印度與北約,以至於凍結對華日元貸款、對釣魚島設立戶籍,以及中日東海能源之爭,日本對華政策的這一切變化,都應該從日本國力下降與世界力量對比變化的總背景上來看待和分析。

日本在亞洲的經濟火車頭地位與政治影響力,正逐漸被中國所取代,日本的脫亞親美外交,使它和東亞國家的關係日益疏遠,而中國的睦鄰和諧外交,卻贏得越來越多的朋友。如果目前這種勢頭繼續發展下去,那麼亞洲原來一超獨霸的地緣政治局面就要改觀,被“一山二虎”或中日印三足鼎立的局面所代替。

這對於曾經歷大日本帝國輝煌時代或享受過戰後日本經濟繁榮的日本人來說,不能說不是一種無可奈何但又難以接受的局面。即使是反對參拜神社的老一代、中生代和新生代日本人之中,也免不了會有這樣的心態。而這種時代變遷的歷史感受,無疑就成為日本右翼勢力和保守思潮興起的溫床,並且把小泉當作他們政治上的代表。

這並非很快便會消逝的歷史現象,而是將會影響中日關係未來發展的心理因素。中日兩國都有強烈的民族自尊,但兩者有所不同。中國人因為國家迅速強盛起來而充滿自豪,這種自豪感又更加勾引起往昔的悲情。而日本則相反,由於過去的“輝煌”而難以接受正在開始的沉淪。如果從這種歷史變遷的角度去觀察,人們就會發現,即使參拜問題解決了,未來中日關係的矛盾分歧仍然不會輕易解決。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