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路市场谢幕前陷入疯狂

e0094583_1235185.jpg

今天晚上,襄阳路市场将迎来“谢幕”。昨天市场内的“温度”让人感觉喘不过气,商户、黄牛将疯狂“清货秀”演绎到了极致,嫌店铺小的商户干脆把在过道上摆起了地摊,两个相邻商户铆上了劲,竞相甩价,更有卖衣服的女孩别出心裁一边唱着“甩啦甩啦”一边招揽顾客。

“原价480元,现在30元;原价360元,现价还是30元,一律30元啦!”过去只敢偷偷摸摸拿着图片本揽客的黄牛们眼看着大限将至,索性明目张胆地在市场外的路边、市场内的休息广场上摆起了地摊,只见纸箱内堆满了钱包、丝巾、眼镜。

疯狂大大刺激了市场内的商户,不少商户也搬出纸箱在店铺外兜售货品,有的干脆随便在地上铺张塑料纸就当街叫卖起来。本来就人满为患的襄阳路市场,被大大小小的地摊一占用,人们只好互相挤着才能行走。叫卖声、砍价声、汗味、皮革味……交织在一起,让人晕眩。

昨天在市场内看见了颇为戏剧性的一幕,两个相邻的同样经营运动服饰的商户当众上演了一场价格PK。 一个商户先喊出“100元3件”后,隔壁的商户立马拿起喇叭开价“100元4件”,“100元5件”,“100元6件”……两人争得脸红脖子粗,顾客们干脆站在两间店铺中间看谁能撑到最后,开出最低价。

昨天襄阳路市场的一个保安告诉我,为了保证既定的“21时30分襄阳服饰礼品市场终止营业”的方案可以落实,今晚7点以后就会在出入口实行限流令,顾客只能出不能进。 我了解到,尽管襄阳路市场今晚就“谢幕”,但仍有大部分商户没有决定今后去向。一位商户告诉我,市场里很多商户都打算边处理存货边寻找店铺。

e0094583_12354764.jpg

Live~
35℃的闷热天气、一场随时可能降临的雷阵雨,原本足以让襄阳路的最后一个双休日在沉闷中收场。但是,成千上万的人却顶着烈日,挤进拥挤的市场通道,在弥漫着汗臭的人堆里奋勇挣扎。一切只因为,这是襄阳路的最后一个双休日,6月30日晚,它将永远消失。


淮海路商业街尽头的这个市场,拥有惊人的国际知名度。在这里买东西,永远要靠讨价还价,而你也永远不知道自己拿到的是不是最低价。这里以卖便宜货、“A货”出名,如今因为种种原因要搬迁,总以为应该能趁这个机会淘到点好东西吧。但是,我们在市场里采访后却发现,事情并非大家所预想得那样。精明的老板们反倒以“搬迁”的名义,上演着最后的“疯狂”。


卖假货的生意反倒“大鸣大放”起来,随便在地上铺张塑料纸,旅行袋一拉开,一包假包、假皮夹往地上一扔,就能当街叫卖。


“Oh,myfriend!Iwillnotcheatyou!”
“什么?想退货……咦?这老外说的什么?我们听不懂啊听不懂……”
“这内裤,你说动老外150元一条买走,我一条分你一半的钱。”
“要不要?要不再便宜点……”
  

  
所谓“A货”、“超A货”,不过是为了不伤买家和卖家的面子,彼此约定俗成的一个叫法,其实就是假货。在关闭襄阳路市场的N条理由中,有一条就是因为这里是假名牌的聚点,破坏了上海的形象。前段时间风声紧,假名牌们都悄悄藏到了市场周围的小弄堂里,“带客进门”的人在淮海路陕西路口四处游弋,像逆流而上的大马哈鱼一样迎着过街的人流,挥动手中的印满包包的广告牌。


如今,市场快关了,卖假货的生意反倒“大鸣大放”起来,随便在地上铺张塑料纸,旅行袋一拉开,一包假包、假皮夹往地上一扔,就能当街叫卖。市场大门左边贴着工商局“不准卖假名牌”的大通告,右边就是一溜卖“名牌”太阳镜的店铺,进门这一路,家家户户卖假货,一家比一家卖得High。入口几家,各种“名牌包”还分三六九等,价格从150元到300元不等。老外一见,天呢,这么便宜,还犹豫啥,买吧!一群群拉帮结派地冲进去,出来时,一人手里提一个黑色的大垃圾袋,一口气买四五个不在少数。


越往里走,越觉得情况不对。里面的好像更便宜嘛!所有“名牌包”都堆在地上,不论款式,大的50元一个,小的30元一个。怎么办?有的老外折回去找头家算账,结果人家说,“Oh,myfriend!Iwillnotcheatyou!”别人卖的是质量差的假货,我这里卖的保证质量!
“什么?想退货……咦?这老外说的什么?我们听不懂啊听不懂……”
  

事实上,30元一个的“名牌包”,很久以前就能在襄阳路上买到了,根本不是什么“跳楼价”、“关门价”。市场要关,媒体这一炒,倒是做了个大大的促销宣传广告,人人都以为能趁机淘到便宜货。这倒反给了老板们“动刀”的机会———原本还有还价的余地,现在全标“一口价”,爱买不买。而大热天到市场里挤一遭,不买点东西回去,不是白受累了吗。这样一来,“冲头”便层出不穷。


一个老外看中一个厚实的尼龙箱子,问价钱,小妹在计算机上按,1800元。
老外摇头,按,100元。
小妹很大牌地回答:“100Dollar!”
老外转身要走,小妹一把拉住他,400元,要不要?老外乐颠颠地提着箱子走了。
市场的后门口也有一家卖包的店,生意比较淡,一样的尼龙箱子,店主开价200元。

  
面对襄阳路市场的整体拆除,最不安的人不是那里的老板。他们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找到了新的安家地,部分市场已经能见到襄阳路的“标志性商品”了。对老板来说,拆迁成了一个促销契机,让他们凭白多赚了一笔。而拆迁后,他们所要做的只是等待,等着爱买“A货”的人找到他们,并替他们做口口宣传。


所以,现在最着急的人,是那些爱买假货的人。不久前,已经有旅行社的朋友抱怨,天天被老外缠着问,襄阳路搬走了,该到哪里去买假名牌呢?可见,假货横行,也不是关闭一两个市场就能解决的问题,而所谓知识产权的保护,更是一个全球性的命题。


话说回来,襄阳路上的老板们正是抓住这个机会,给恐慌的“洋冲头”们温柔一刀,简直是最后的疯狂!




襄阳路小摊主去了哪?
[来源]青年报 2006-07-24
自6月底襄阳路市场遭遇撤销后,时间过去近1个月了,襄阳路周边商铺生意还好吗?原先的众多小店到底何去何从,这一市场的消失对上海其他小商品市场带来哪些新的机遇和影响呢?本报为此进行了探访和调查。

亚太盛汇:200多家小店进驻浦东
曾经轰动一时,被誉为上海地下“铺王”的浦东亚太盛汇,商铺搁浅数年后重新经营,几度调整转型依然未能成功。日前在原襄阳市场遭遇管理部门重拳撤销后,亚太盛汇再次迎来了全新的发展机遇,200多家原襄阳市场小店日前进驻到这里,然而试营业仅10天左右,

上海工商管理部门便两次出击整治这一市场,1900件假名牌浮出水面。
据了解,目前亚太盛汇吸引了486家商家纷纷入驻,目前已有三分之一开业,还有三分之二尚在装修之中,预计7月底可以全部开业。“新的店铺中有200多家店铺是从原襄阳市场搬迁过来,另外的200多家店铺也都是从陕西南路、石门一路等搬来的特色小店。”据市场管理人员介绍说,“同时还特意吸纳了诸如董家渡的传统服饰店、丝绸店、珍珠首饰和旅游纪念品店等,来吸引外国人士等目标群的光临。”

据一些原襄阳路的店主们介绍,“选择入驻亚太盛汇的重要原因是,目前这里的房租比较低廉,租金加物业费为每天每平方米10元,优惠期结束后可能会调整价格。这个价格相对于上海其他商圈的小商品市场而言,非常具有吸引力。”记者逛了一圈后发现,目前这里的消费者中外国人大约占到3至4成的比例。据商家们透露,目前这一市场的人流差不多只是襄阳市场的2成左右。

对此,亚太盛汇的管理方人员对于经营前景十分有信心,且认为这里的交通十分便利,同时市场周边还有许多外国人的住宅区,而且离浦东机场很近,经营形成特色后将会吸引一批即将登机回国的外国人士,来这里进行血拼。业内分析认为,数年来这里的商品不断在调整,经营方不断在摸索市场的真切需求,这显露出一开始并没有找准定位的商业地产潜藏的巨大经营风险。

“韩港城”:低租金吸引业主
襄阳路服饰礼品市场整体关门的消息传出后,“韩港城”开始把引进襄阳路市场小店当作招商的重点,由“韩港城”易名的“凤阳服饰礼品市场”招商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了。

据由上海韩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新西宫礼品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组成的招商处的相关人士介绍,在“韩港城”的招商中,引进襄阳路市场的商户是重点,目前“韩港城”300多个商铺已经有280多个被预订,其中来自韩港城市场的商户有100多家。

据了解,相比襄阳路服饰市场20元左右/平方米/天的租金,“韩港城”铺面商铺的日租金价格仅为12元/平方米/天,二楼、三楼商场则更低。对此,上海市商业网点办公室主任浦祖健告诉记者,虽然租金不高,但有商铺空关纪录的“韩港城”经营难度较高,需要长时间经营品牌、培育人气。已经弄僵了的商铺,恢复元气是有难度的。

部分备选市场:遭遇冷落
数家原襄阳路店铺将入驻七浦路,这是记者日前从七浦路圣和圣广场获得的信息。该广场是襄阳路市场撤销后,有关管理部门安排的五大备选地址之一。调查中,记者同时获悉,其他的一些备选地如豫园福民街小商品市场,几乎没有吸引原襄阳路的小店入驻。此外,龙华、淮海路佳成服饰礼品商厦等备选地均预计到九十月才有望步入启动中。

在现场,记者发现圣和圣广场尚在建造之中,据预计整个项目会在今年九十月份完工。据该公司招商部介绍,目前有数家原襄阳路的店铺已与广场签约,但是具体数量不是很多。此外,该商圈中正在建造中的联富女装精品市场,也吸引到一些襄阳路的店铺签约。

目前七浦路服饰市场人流十分可观,商家云集,但是却仅有少数的原襄阳路业主选择这里重新经营。对此,新七浦服装市场有限公司有关部门负责人分析认为,由于七浦路周边的交通配套设施不断完善,而且政府也已准备牵头管委会对七浦路市场做整体的规划,提升经营环境,因此目前七浦路商铺的租金价格相对其他商圈来说,显得比较高。

调查中,记者获悉,其他的一些备选地如豫园福民街小商品市场,也几乎没有吸引原襄阳路的小店入驻。据福民街小商品市场招商部介绍,该市场目前没有襄阳路搬迁过来的业主。据了解,福民街小商品市场现有商铺近千个,以批发零售喜庆用品、文化用品、小家电、小百货和针织品等小商品为主。

襄阳路周边市场:客流陡降
襄阳路市场在6月30日正式关闭拆迁后,目前这一地块上除了邮局等必要网点留守之外已全部清空,记者调查了解到,这里周边商家的流动客流较从前有明显下降。

据市场附近一家女鞋店的营业员说:“这里要造地铁,我们马上也要拆迁了,现在都在清仓甩卖。襄阳路市场撤销后,以前的大量人流都消失了。”襄阳南路上一家杂货店老板说:“市场拆了对我们影响不算太大,维持经营还可以,我们开店很多年了,主要是周边居民来买东西比较多。本来人来人往是很热闹的,尤其是夏天的冷饮生意非常好。现在又回到没有市场的时候,难免觉得路上冷清了,一下子还不习惯。”

不仅私人小店觉得流动客流明显下跌,有些规模的品牌旅行社也难例外。旁边的一家旅行社营业分店员工表示,营业部搬来这里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本来襄阳路市场是个旅游景点,外来游客很多,外国人也特别多,对公司来说是好地方。但是市场撤销了,估计经营有可能会有点影响。记者注意到,当天相隔不远处的陕西南路上,这家旅行社的分店业务比较繁忙,相比之下,襄阳南路上这家则显得人流较少。

七浦路铺租价格连着翻
上海各大小商品市场的起起落落,不仅为本地的商客提供了介入、退出的发展机会,而且同时容纳了很多外地投资客,其中部分人幸运地实现了他们人生的淘金计划。

据了解,七浦路的兴旺服饰城、兴旺国际服饰城等业主大多是浙江投资客,两三年前,大批的浙江客户组团购买了多套铺面,如今,售价从三年前的3万余元在不知不觉中翻了六七倍。“目前,一楼12平方米铺面年租金18万元左右,位置相对较好的年租金在23万元左右。”

在投资热浪中,新七浦服装市场成为其中租金最贵的之一。据市场相关人士介绍,目前出租率100%,以经营牛仔类服饰为主的一楼,一间只有6.3平方米的铺面年租金达16万元左右。
[PR]
by officemei | 2006-07-01 12:29 |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