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養老制度


“提前退休可以看成是一種福利”,“還可以再找第二份工作,收入並不降低”。當前中國很多人既未達到國家法定的男職工年滿60周歲、女職工年滿50周歲、女幹部年滿55周歲的職工退休年齡,也未從事特殊工種或因病、因工致殘、完全喪失勞動能力,甚至所在單位也沒有被納入國務院試點城市的國有破產工業企業,然而他們卻提前離開了工作崗位。
不規範的“提前退休”造成中國平均退休年齡低至53歲,在中國“未富先老”迅速襲來時,“提前退休”給尚在完善中的社會保障制度帶來難以承受的壓力。

國家權威部門的一份調查曾指出,在中國10座城市的新增退休人員中,提前退休的已占到了近三分之一。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社會保障研究所所長李紹光稱,由於種種形式的“提前退休”,根據國家權威部門統計,中國職工平均退休年齡低至53歲,這使養老保險個人帳戶在實際操作中出現了問題。根據李紹光瞭解的情況,從多支付和少繳費的角度來看,一個提前退休的職工對中國的社會養老保險基金的影響最少3萬元左右。

據此估算,如果保守估計中國有一百萬名職工提前退休,那麼其影響的社會保險基金將有三百億之多。

這將使中國養老保險金“繳不抵支”的情況更加嚴重。據調查,中國養老金缺口在逐年擴大,中央及各級財政正大力填補。近5年來中央財政對基本養老保險的補貼金額已達到了2093億元,其中2005年各級財政對養老保險補助總額超過了651億元。

專家分析指出,各級財政補貼養老金的很大一部分正是用在了提前退休人員的身上。在1997年建立社會統籌和個人帳戶相結合的城鎮企業職工養老保障制度之前,中國城鎮企業職工養老都是由國家來承擔的,1997年前退休的及1997年前參加工作的人員並未建立個人帳戶。但1997年之後,這兩類人都進入了社會養老保障體系,養老基金積累少甚至根本就沒有積累帶來了“僧多粥少”的局面。

北京大學中國保險和與社會保障研究中心研究員高書生指出,巧合的是1997、1998、1999年三年正值國有企業改制的高潮,不少企業通過“提前退休”將大批富餘人員直接推入了社會養老保險,無形中更是給正在建立和完善的社會養老保障制度背上了沉重的包袱。

與此同時,中國正面臨“未富先老”的嚴峻考驗,養老保險的長期支付風險在增加中。2000年第五次全國人口普查顯示,中國60歲以上人口已達到了1.3億,占人口總數的10.2%,而65歲以上人口也已占到了人口總數的6.95%。根據國際上60歲以上人口占10%、65歲以上人口占7%就算進入老齡社會的標準來看,中國已經站在了老齡化社會的門檻邊上。中國的社會養老保險基金需要贍養越來越龐大的老年人群體。

一些企事業單位將“減員”與“增效”直接掛鈎,主動鼓勵甚至逼迫職工早日退休,而一些人甚至為提前退休而弄虛作假。一方面,他們這些人可以保證自己預期的退休金收入不會節節走低;另一方面,在基本生活有所保障的情況下,他們還可以通過從事其他工作來增加收入。

對於產生這種情況的原因,專家認為,在現今的制度框架下,地方政府、企業、個人已經結成了一個利益共同體,他們在整個經濟轉型過程中趨利避害,有些時候甚至侵害到了社會整體的利益。

針對中國退休人口漸增、社會保障不堪重負、提前退休加劇的趨勢,有部分學者提出中國應借鑒美國、日本、英國等發達國家提高勞動者退休年齡的做法來緩解社會保障面臨的壓力。當前的要務是減少種種不規範的“提前退休”政策,降低對社會保障制度的壓力;而在一些特殊領域,則可以把“退休”年齡標準柔性化,讓人們更好地安排自己的一生。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