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學對大陸大學制度發出挑戰?

最近香港大學在中國大陸熱烈招生一事,成了熱門話題。

尤其是不久前,中國旅美學者薛湧發表文章,說由於香港的大學在國際交流機會、獎學金及教育機制等方面都較有優勢,如果被香港挑走中國大陸最優秀的高中畢業生,那麼清華和北大這些名校在未來也許就會被無情地掃成二流學校。此論一出,立即引起巨大的反響和爭議。

北京理工大學教授楊東平,理智地指出這已不是“香港大學對弈大陸高校”的命題,其內涵其實已越過所謂“頂尖高校”之間的競爭,實際上是兩種不同大學制度的直接碰撞。與其說香港的大學是在與清華、北大角力,不如說是直接對中國大學制度發出挑戰。

大陸大學學科設置的陳舊老化、跟不上科學潮流和市場需求,已把中國教育制度最軟弱的環節表現出來,雖然少數優秀學府正向“世界一流”進軍,但總體所面臨的,仍是在計劃經濟時代遺留下來的體制性和觀念性障礙。

中國大陸家長目前也許只看到孩子選讀香港大學的好處是基於全球化背景、求職優勢、學術氛圍、獎學金等等比較實際的優勢。但相信人們很快就會認識到這些同中國大學有著更全面、更深刻的差異,而不只是學術水準高低這個單一的層面。

在中國內陸,報讀北大、清華或者是交大、浙大,其實都無實質性區別,國內再優秀的高校基本也是從同一個模子裏鑄出來的——是一種“全國大一統”的行政制度、學科專業設置、教育教學模式、大學城規劃及新校區設計等等。而香港學府與中國高校可說是兩個完全不同品種,其制度設計、教育理念、教學模式、學生管理等,都完全不同。
e0094583_18363339.jpg

圖為香港中文大學教學大樓。

香港大學所具備的開放性,中國大學至今仍遠遠不及。香港高校所實行的,是在世界各國通行的現代大學制度,那是一種已與世界主流文明接軌的、現代的、開放的、國際化的教育。他們認識到“現代大學”既非商場,也非官場,其基本價值與特徵,一是“大學自治”,也就是大學擁有具有法律地位的辦學自主權。二是學術自由,這不僅是一種精神,更是一整套健全的制度安排。三是“教授治學”,即在教育和學術上實行學者團體的自我管理。從這些點上反觀中國大陸,他們對現代大學制度仍然知之甚少,彼此間也缺乏基本共識。

7月21日中央電視訪問港大校長徐立之,他就坦陳香港大學希望學生能具備更強健的交流能力。他希望這次招到的學生,除敢於發表自己的意見之外,還應樂於參與學生社團活動。他認為大學生應有更具自信的邏輯思維,因為“全人教育”就是要全面培養學生的學習、表達、應變等各項素質及能力,如此方能讓學生適應社會轉變需要,成為社會上的有用之才。

這就是中國大陸高校與香港學府兩種教育制度及教育理念上的差異。香港的大學生,讀書成績也許沒有“名校狀元”那樣精彩,但香港學生社團之活躍、參與學校生活之熱烈、對香港社會之深入認識、組織管理才能、社會責任感及參與能力之強,都令人刮目相看,這都是中國大陸學生望塵莫及的。
[PR]
by officemei | 2006-07-30 18:36 | ■港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