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來臨 “相親”忙

7月30日/“七夕”來臨之際,為期兩天的“東方情人節.萬人相親會”本月29日在南京市白馬公園舉行,吸引了13033人掛牌相親。雖然當天最高溫度達到35度,前來相親的單身人士及家人依然絡繹不絕,觀看現場展示的“相親牌”。

e0094583_10223765.jpg

農曆七月七日夜晚,俗稱“七夕”,也叫乞巧節,源於中國四大民間愛情傳說之一的牛郎織女故事,相傳當晚是天上的牛郎、織女一年一度在鵲橋相會的日子,關於乞巧指的是向織女乞取智巧。

由於“七夕節”關乎愛情,也被稱為中國“情人節”。節日夜晚,人們要抬頭觀看牛郎織女的鵲橋相會,或在瓜果架下偷聽兩人在天上相會時的脈脈情話。



上海六千白領相親 父母忙推銷
2006-05-21(來源:中新社)
昨天中午,號稱迄今為止上海最大規模白領交友聚會的“2006浪漫盛典白領交友嘉年華”在7000多平方米的世紀公園異國園區舉行,大約6000位白領被吸引到這裡。據東方早報報道,盡管主辦方運用了各種手段想使男女比例達到平衡,但從現場看效果甚微,即使條件一般的男性行情也持續看漲。
e0094583_1023558.jpg

父母紮堆推銷
早在嘉年華正式開始前兩個小時,主會場外圍草地上就密密麻麻聚集了近千位父母。父母們有的三三兩兩站在一起,手裡握著的子女照片被反復傳閱,一些重要信息還被立即記錄在筆記本上;有的幹脆採取守株待兔的方式,把寫著征友信息的紙板擺放在草地上,等人上門。有趣的是,他們的子女大多閑坐在草地上,相互之間沒有交流。只有在父母要求露個面時,才面帶羞澀地過去“捧場”。

一位姓孫的父親跟著記者走了30分鐘才趕到這裡,“我從來都是司機接送的,為了給女兒相個好對象,還是第一次走那麼多的路。”他氣喘吁吁地告訴記者。原來孫爸爸的女兒已經31歲,卻沒有談過一次戀愛。他拿出女兒的照片有些無奈地說:“你看看,我女兒端莊大方,又在那麼好的外企拿很高的工資,自己還有住房,怎麼就找不著對象呢?”等好不容易到了主會場附近,孫爸爸一看見成堆的父母就禁不住地高興起來:“終於見到大部隊了,這次我一定會幫女兒挑個好的回去。”說完就一頭紮進人群中消失不見。

像孫爸爸這樣著急為女兒找對象的家長佔了大部分,以至於男方父母成為搶手的香餑餑。王阿姨昨天就因為“擁有”兩位出眾的兒子而備受注目。王阿姨兩個兒子都在荷蘭留學,目前老大已回上海做大學教授,老二還在國外。王阿姨手中關於他們的照片就像一張張王牌,讓女方父母愛不釋手。為了節約時間王阿姨基本採用單刀直入的提問方式:“哪裡畢業的?哪裡工作?什麼職業?多高?有照片嗎?”情形和招工無異,但頗有效率,記者計算了一下,十分鐘她就面試了五位父母,一本厚厚的筆記本上歪歪曲曲記滿了女方信息和聯系方式。當然女方父母也絕非等閑之輩,個個問題切中要害:“有住房嗎?工資大概有多少?多高?”父母的你來我往之間,子女的婚戀大事被抽象成一個個理性的數字。
e0094583_10232392.jpg

男女比例3︰7
在接受採訪時,主辦方透露說,今年活動的男女比例和去年差不多,在3︰7左右。參加活動的女白領都精心打扮過,在烈日照射下盡量保持淑女儀態;相比之下男的穿著則比較隨便。今年主辦方設置了廿幾個遊戲節目,但仍不能滿足白領。在“紅桌尋緣”遊戲地,100多男女排著長隊等待報名,由於女性太多,組織者不得不婉轉地阻止她們報名,轉而大聲吆喝更多的男性參與進來。另一個遊戲環節“LOVE-TOWN”只允許會英文的人參與,結果記者發現進去的100人中,男的竟然不到10人,大部分的女白領只能無聊地站在那裡,或者心不在焉地跟旁邊的同性搭搭話。

一位穿著旗袍的日語翻譯告訴記者,自己至今都沒有看到中意的男性出現。男白領較少主動由於主會場沒有過多遮陽的地方,不少女白領逛一圈後只能躲進有樹陰的地方休息,等待緣分出現。當然也有不信邪,偏偏要在萬花叢中驚艷一把的。

王非,這位留學回來的法學碩士皮膚白皙,鼻樑高挺,絕對的資深美女。昨天在才藝展示中,她一襲淺白低胸小禮服出場,以一首《向左走向右走》的小詩傾倒台下一片,當場就有兩位男白領一路小跑上台“爭搶”。與王非的勇敢相比,不少男白領顯得縮手縮腳,一位30多歲的工程師在現場一直忙著到處拍照,他告訴記者,自己臉皮太薄,不敢主動向中意的女孩子打招呼,只能用這樣的方式把她們的樣子記錄下來,回頭再約她們出來。
[PR]
by officemei | 2006-07-31 10:23 |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