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洩憤吧”:真人沙包任踢打

(來源:現代快報)昏暗的燈光,沿著狹窄的樓梯走上二樓,就是“洩憤吧”主場。在刺耳的音樂和斑斕的射燈營造的震撼效果中,幾個提供洩憤服務的男模正安靜地坐在大廳內等著生意。
e0094583_1905352.jpg

招待們向來賓示意:若想洩憤,先挑選“沙包”,然後在酒吧大廳或包廂裏,對其進行踢打洩憤。
e0094583_191967.jpg

記者注意到,在角落裏,已經有了幾個準備洩憤的客人。她們大多一杯接一杯地灌酒,或神情黯淡地打著電話。10點多,隨著音樂升級,酒吧裏一下子熱鬧起來,有人開始喊:“用力!打!”
e0094583_1912454.jpg

“一分鐘只要50元,隨便打,來吧!”在主持人的安排下,“沙包”換上了一件胸口帶著“那個騷女人,哪里比我好!”字樣的汗衫開始上場。一名之前在牆角一根接一根抽煙的長髮女子戴著拳擊手套上場了。酒吧裏開始沸騰起來。
e0094583_1914338.jpg

長髮女子盯著“沙包”沉默了一會兒後,雨點般的拳頭隨即砸了下來。“沙包”沒有躲閃,只是緊緊護住頭部。10秒之後,長髮女子的打擊幅度越來越大,甚至還用腳使勁踹。自始自終,“沙包”都沒有後退一步。漸漸地,長髮女子出拳開始遲緩,隨後癱倒在沙發上小聲抽泣起來。

“又是一個為情所困的。”人群中有人說。

“沙包”:我是0756
“換一個。”一位衣著時尚的女孩說也要試試,“沙包”將護膝護腕解下,傳給下一個出場的模特。

按規定,“沙包”一般輪流接活,或讓顧客自己挑選。每人一天工作不得超過5分鐘。等他解下“行頭”,記者才發現,這個“沙包”是個眉清目秀的俊朗男孩。

“別問我叫什麼,你就喊我0756。”喊代號是洩憤吧的規矩。感覺在遼寧老家沒什麼出路,三年前,0756跟著朋友到了南京,換了幾次工作後,來到了這個酒吧。

第一次做“沙包”,0756是在活動中被抽中的,作為獎品被一位女士免費打了一分鐘。或許正是因為這次經歷,所以和別的模特相比,他並沒有對入門有特別的心理落差,更沒有“堅決不給女人打”的規矩。“女孩子打就像撓癢癢,打半分鐘就沒力氣了。”據0756稱,他畢業于遼寧某音樂學院,主攻吉他和貝司,同時也擔任一個樂隊的貝司手。“學音樂是因為愛好,我曾想等畢業後成立一個樂隊,但現實和理想總是差距太大。”

“挨打和音樂是兩回事,要是被打傷怎麼辦?”記者問。
“不會,有教練教我們基本的防衛,再說女孩都沒什麼力氣,除了有幾拳重一點之外,基本上就像是在撓癢癢。”他輕鬆地說著。但也有一些例外,“有個別女孩好像學過一點拳擊,打上來全身都有點發麻。”他聳聳肩膀,“再打打,也就麻木了。”

父母不知道0756在南京做什麼工作。“我不想對他們說。”0756坦言,“我的近期目標是想在南京買一套房子,再找一份穩定的工作……說白了就是為了錢。”

0756的同事有做廚師的、有做銷售的,不少是兼職,他們坦承,被打不很疼,就是覺得有點彆扭。“不過拿到錢就開心了。”他們說。

顧客:女白領很多
早在2004年,該酒吧就推出過“洩憤”項目,但沒多久就告停了,原因是遭到公眾的譴責。“當時只是當作一個表演活動,烘托氛圍而開辦的。”洩憤吧的負責人吳剛說,“當時洩憤的對象是一個練過泰式拳擊的壯漢,但一些男賓力量大,連壯漢也受不了,這個遊戲項目幾個月就夭折了。”

由於效益滑坡,今年4月28日,該酒吧正式推出“洩憤吧”,想以此為特色招攬顧客。

“目前只對女賓開放這個項目,按照每分鐘50元的標準收費。”吳剛強調,賓客並非可以隨時隨地洩憤,必須先挑選洩憤對象,等男模穿戴好保護措施,女賓戴上拳擊手套,這才可以“洩憤”。

吳剛說,開業3個月以來,經營效果不理想。“或許是知道的人不多,或許是賓客還接受不了,目前顧客總共不過100人次。”根據吳剛的觀察,來賓多數是KTV小姐等營業場所服務員或者是高知高收入的女白領。“消費群體兩極分化嚴重,至今為止沒有一名家庭婦女光臨過。”

“她們一來就悶頭喝酒,心情沉重的樣子。隨後就提出要洩憤。”吳剛說,這些女客一般打幾下就沒力了,還有的甚至打著打著就哭了。

吳剛總結出了一點經驗:“娛樂場所的女服務員在社會地位不高,常常受氣,但為了掙錢又不得不忍氣吞聲,所以發洩時就特別動情;而女白領在承受社會競爭壓力的同時,加上有感情方面的挫折與傷害,洩憤時非常嚴肅。”

“打了幾拳出了一身汗,喝點酒,出了酒吧回家,風一吹,那時她就覺得很爽。”吳剛說。

律師:打傷人也要擔責
江蘇君遠律師事務所姜志民律師認為,接受金錢而願意被人打的行為在法律上並無明確規定。雖然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但如果出現意外造成人身傷害,那麼打人者就可能承擔刑事責任。即使洩憤吧負責人先前與男模以及顧客都有協議約定,該約定涉及危害人身權利,屬於無效協議。

心理學家:易產生暴力
江蘇省心理咨詢志願總隊負責人楊憲生說,社會的競爭壓力大,以及工作、感情、家庭中的矛盾無法得到解決,有人會將壓力轉嫁到一個假想的“偶像”身上,而洩憤男模就成了這個“偶像”。通過打人達到情緒宣洩,在心理學上也會用到這一方法,“不過打的對象不是真人。”

“這也容易引發道德上的問題。”楊憲生說,宣洩之後如無正確的心理疏導,就無法根治心病;一旦長期通過打人得到壓力緩解,或者是這一方式被眾多人接受,當事人會產生暴力傾向,社會道德觀念會發生扭曲。
[PR]
by officemei | 2006-08-10 19:02 | ■江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