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津,新定位?

e0094583_19283216.gif中國政府近日決策對天津的城市總體規劃:在未來15年時間裏,作為環渤海地區重要城市的天津市,將以建設“國際港口城市、北方經濟中心和生態城市”為目標。
e0094583_1930815.jpg

這項決策看來可以給長期以來因定位模糊而遲滯發展的天津明確方向。
按照中南海的設計,北京市被定位為“國家首都、國際城市、文化名城、宜居城市”,不再與天津爭奪“經濟中心”的位置。天津則強化“經濟”功能,以便與北京形成互補,共同帶動環渤海乃至中國北方廣大地區快速崛起。

因距北京僅區區130公里之程,天津從近代開始便借助作為京城門戶以及中國最早開放的通商口岸之一的區位優勢,迅速成為中國近代工業搖籃之一和北方經濟中心,到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天津是僅次於上海的中國第二大工業城市。

中共主政大陸後,資源的計劃性分配以及各地對產業門類“大而全”的追求,使北京開始像一棵施肥過多的大樹一樣瘋長,並有意無意地搶食周邊地區“養分”。

相較於改革開放後長三角、珠三角各城市的連動發展,京津冀城市群的“各自為戰”及“行動遲緩”令人緊迫於城市功能定位,煥發其發展活力的民間呼聲一浪急於一浪。

而這也正成為輿論如此關注是次天津與北京“差別定位”的背景。
在筆者看來,北京市打“政治文化牌”,天津市打“經濟生態牌”,兩者的發展思路似乎已很清晰,但對於大陸環渤海都市圈的整體戰略而言,京津如何聯手合理使用資源以及怎樣實現各自的目標卻並非一份規劃那麼簡單。

對北京來說,“政治”上的近水樓臺能否讓它願意“低頭讓路”,將自身擁有優勢的政策資源、科研資源、資金資源以及人才資源惠及周遭地區,這本身就是疑問。

對天津來說,雖然近兩年重大工商業投資專案較多。但經濟中心不是官方授予的榮譽稱號,亦不同於單純的工業中心。公平開放的市場環境、自由寬鬆的人才機制、勞動力就業程度及其購買力,均是現代經濟中心城市的基本競爭要素。

此外,一項政策在啟動城市經濟中具有先導效果,但絕非其競爭優勢。如果以近代發展的眼光看,如今倒是“新天津,老定位”了。
[PR]
by officemei | 2006-08-14 19:29 | ■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