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會孤獨!

施明德:張檢察官,關鍵時刻,你不會孤獨!
台灣百萬人反貪腐倒扁總部總指揮施明德,今天投書中國時報,發表公開信力挺遭抺紅而精神幾近崩潰的主任檢察官張熙懷。施明德說,關鍵時刻,你不會孤獨!
e0094583_16101025.jpg

熙懷檢察官:我們素昧平生,我會選擇寫一封公開信給你,用意當然是希望讓台灣的司法官眼中看到統治者的醜陋,心中知道:司法能不能獨立就在這個關鍵時刻了!你絕不會孤獨,自囚中的我既然能感受到你的道德勇氣,絕大多數台灣人民不分藍綠當然也能感受。我不相信綠營支持者眼睜睜看著綠色“立委”羞辱你,而心中全無愧怍。

聽說你情緒失控,我心裡除了疼惜,感慨之外,更強烈的是憤怒。當年在牢獄中構思台灣民主前途時,我想到破除黨禁、報禁、戒嚴令、萬年“國會”,都充滿信心。惟獨想到司法獨立,就只有躊躇歎氣,因為我們這些政治運動者真的是無能為力。半世紀來無論迫於威權,或是自甘被御用,台灣的司法體系不能獨立,使民主跛腳,是不爭的事實。

直到二○○六年我們才算聽見民主產房中傳出司法新生兒呱呱墜地的哭聲,而護衛當權者的群魔居然又祭出抹紅抹黑的刀叉,他們意圖摧殘的不只是你,同時也是司法獨立這個剛落地的嬰兒。是可忍而孰不可忍,我必須嚴正呼籲:張熙懷以及所有相關的司法官們,為了夢寐以求的司法獨立,你們必須挺住!全台灣法律系的師生們,你們必須表態了!司法官們,你們應該考慮罷工了。

這是司法存活的歷史關鍵時刻,全世界都在看,沒有一個正直的台灣人可以置身事外,放任保皇派張狂放肆。

社會正義的最後防線不容失守。只要司法官們守住了這道防線,台灣因為藍綠惡鬥失去的機會,還會回來。因為族群撕裂淌血的傷口,可以彌合。因為陳水扁濫權,扁家貪腐遭受的屈辱,終將平復。司法官信奉的是單獨的神,他們必須超越現實利害,超越族群,階級,性別等等人間的鴻溝,仔細聆聽司法之神的叮嚀。

祭拜你自己的神,否則區區幾個跳樑小丑似的“立委”就會毀掉司法獨立的契機,逼迫你聽他們的魔音,拜他們的神。

打手委員也有神嗎?他們唯一的神就是陳水扁代表的惡質政治權力。為了這個披戴神環的魔鬼,當紅潮初起時抹紅我的不正同一群人嗎?連我這樣為了台獨兩次入獄、中國大陸一步都不踏入的人,都可以被指為中共同路人,賣台集團第一勇士,張檢察官,你實在應該寬寬心了,扣紅帽的委員施加於我這個“台灣民主前輩”的侮辱難道不是數倍於你嗎?至少他們還沒有唆使改嫁多年的前妻,出來汙辱謾罵不是嗎?

你當然知道自己之所以會承受這樣大的壓力,是因為蔡守訓法官決定回應民意,回應陳水扁一審定罪下台的宣誓,每周開庭。你當然也知道,單憑林姓“立委”不可能會有您到大陸講學交流入出境紀錄,和每次的行程,發言記錄。你當然更知道,為了畢生司法獨立的理想,你挑戰的是全台灣最有權力的人,賭的是一生前途。我還是必須重複我在自囚聲明中對陳瑞仁檢察官的提醒:想要創造歷史的人,最好的態度就是謙卑、低調。

你壓力最大的時刻,其實往往是對手最脆弱的時刻,也是所有聲援力量蓄勢待發的時刻。一個“總統”,任何人都可以在電視call-in節目、在報紙上公開罵他無恥,而他連毀謗官司都不敢打,因為打不勝打。每一周他周遭的親人,近臣要出庭多少次,誰還救得了誰?幾大天王到處招搖讓人喊“總統”,隨時可能讓他跛足,這還不是他最脆弱的時刻嗎?

而準備或已經聲援你、聲援司法體系的力量呢?台大醫院以五十七:一否決趙建銘的復職申請,難道不是道德法庭的宣判?台開案一審的判決,SOGO案重啟調查,難道不是良知法庭的覺醒?百萬紅衫軍已經成功地作過一次司法後盾,假如掌權者繼續恣意抹煞司法獨立,張熙懷倒了,司法獨立無望,我們且看看紅潮會不會再起!
[PR]
by officemei | 2006-12-27 16:08 |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