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淚活著

旅日華人紀錄片 中國式父愛感動東瀛
由旅日華人張麗玲等拍攝的電視片《含淚活著》,記錄黑戶口丁尚彪拼命打工十五載,實現女兒留學美國學醫的理想,展示無私忘我的中國式父愛,千萬日本觀眾為之震撼並深思。

據香港《亞洲週刊》報導,東瀛上空的電視波穿透夜空,讓日本人沉浸在一種久違的感動裏。在日華人張麗玲策劃攝製的電視紀錄片《含淚活著》,2006年冬在蟬聯日本收視第一的富士電視臺的黃金時段播出後,激起強烈反響。

數十萬東瀛電視觀眾留言雅虎日本和富士電視臺的網頁,對中國人丁尚彪十五載面對坎坷、含淚微笑、戰勝逆境的精神感到震撼。

日本每年自殺人數超過了三萬,成為西方工業國中自殺率最高的國家。自殺誘因最主要為失業、破產和債務。近年來,日本日益缺失忍辱負重的精神,家庭親情關係冷淡,兩者結合更令一般人對艱困生活的“抗壓度”大為衰退。

紀錄片《含淚活著》開宗明義:在櫻花繽紛飄零畫面中,在日本的自殺人數持續突破三萬的背景下,一個在日中國人又是如何為了家庭和女兒,無怨無悔、頑強生存的呢?紀錄片由此展開了主人公丁尚彪在日本艱苦追夢的人生軌跡。

出生于上海的丁尚彪於1989年舉債赴日留學,希望改變自己和家庭的經濟困境。可是當他來到位於日本北海道的偏僻鄉村阿寒町的日語學校後,才知道受騙上當,這裏根本沒有條件邊學習、邊打工。為了還債,丁尚彪只能離開阿寒町,前往東京打工,但也因而失去就學簽證,成了一名“黑戶口”。

在日本完成學業的理想破滅了,丁尚彪將希望寄託在女兒身上。從此以後,丁尚彪開始為女兒的未來打工,好讓她日後能到美國去留學。

丁尚彪小心翼翼,整天生活在可能被拘留的陰影下,同時更抓緊時間打工,有時每天奔波於三個地點打工。從大樓清掃到建築工地,從塑膠製品工廠到餐廳廚師,丁尚彪任何髒、累、苦的活兒都幹過。他在東京各區奔波,風雨無阻,披星戴月,有時甚至不眠不休,而住的卻是破舊板房,連基本的洗澡設施也沒有。

有夢最美也最殘酷
有夢最美也最殘酷,最苦也最快樂。十五年來,丁尚彪沒和妻女團聚,放棄天倫之樂,最終以自己的“搏命錢”,實現了女兒進入美國醫科大學留學的夢想。含辛茹苦一幕幕的真實場景,令日本觀眾與電視中的丁尚彪一家共同悲喜、熱淚盈眶。

三十五歲的家庭主婦鈴木純子在網頁上寫道:“我含淚看完《含淚活著》,丁尚彪能夠如此無怨無悔地為家庭、為女兒,讓我太感動了。”二十歲的女大學生山崎洋子在留言中說:“中國的父親真偉大。”大學生竹下明在博客上寫道:“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丁尚彪竟能如此頑強,忍受艱難,這種勇氣和精神對我觸動很大,我也要為實現自己的理想而努力。”

家庭主婦村上瀧子寫到:“不負責任的北海道學校把丁招來,令他‘非法滯在’,吃了不少苦。但最後丁尚彪回國前還特意到荒涼的阿寒町的學校去默默地鞠躬道謝,這種以怨報德的謙虛令我敬佩。”

四十八歲的渡邊太郎說:“我非常慚愧,不久前剛被公司辭退,並曾產生自殺念頭。看到丁尚彪能為家庭和女兒作出如此偉大奉獻,相比之下,我無地自容,真是太膽怯、太不負責任了。”

與張麗玲合作多年的日本富士電視臺著名紀錄片製作人橫山隆晴對《亞洲週刊》說,為了更真實地反映主人公丁尚彪的情感,這部紀錄片以中國語配日語字幕的形式播出,是日本全國性電視臺播放史上首次。

張麗玲在接受《亞洲週刊》訪問時說,《含淚活著》是她拍攝製作系列紀錄片《我們的留學生活——在日本的日子》的最後一部,攝製組整整用了十年時間,輾轉於日本、中國和美國,記錄了丁尚彪十年間一家三口天各一方的生活片斷,素材帶就拍了五百多盤。

張麗玲於1989年到日本留學後不久,就被身邊許多為改變命運而忘我奮鬥的中國人所感動,由此萌發決心,要把這段歷史和中國留學生在日真實生活記錄下來。1995年,張麗玲自籌資金,開始艱苦的追蹤拍攝,一發不可收拾。1999年底,由張麗玲攝製的電視系列紀錄片《我們的留學生活:在日本的日子》率先在北京電視臺播出後,迅速被中國各地電視臺播放。2000年5月,日本富士電視臺首次在黃金時段播出《我們的留學生活》中的《小留學生》,創下了24%的極高收視率,張麗玲因而獲得了日本“放送文化基金會”的紀錄片大獎和最佳個人獎。

隨後幾年,富士電視臺先後又播出了張麗玲的系列紀錄片《年輕人》、《我的太陽》、《來自中國的瑰寶》和《含淚活著》,為日本國民瞭解中國留學生在日生活打開了一個視窗。
[PR]
by officemei | 2007-01-10 19:32 |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