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文明傳播日本

e0094583_11394528.gif
7世紀中葉一個不尋常的日子,難波港(今日本大阪)一派熱鬧的景象,停泊在港口的四艘巨大的木制帆船正準備遠航,港口聚集著歡送的人群。
船隊在人們的祝願聲中,駛向茫茫的大海。
船上的乘客就是日本派往唐朝的遣唐使。



e0094583_11415348.jpg遣唐使橫渡大海,甘冒鯨波之險來到中國,除了學習之外,一個重要的使命就是將記載中華文明的書籍帶回日本。
在唐朝的學習時間再長,總有結束的時候,要想長期學習大唐文明,將書籍帶回日本是一個理想的選擇。
於是,在唐代的中外交流史上,就形成了一條向東的書籍之路。

當時,唐朝給來中國的日本僧侶及使者、留學生等提供了較為豐厚的條件,只要這些人得到官方的批准留學唐朝,他們的主要生活費用就都由唐朝提供,5年之內免費供給衣糧。

邀請鑒真東渡日本的僧人榮睿來到中國後,唐朝每年供給他25匹絹,一年四季還給予補貼。
另外,很多遣唐使來中國前,日本也會賜給他們比較可觀的費用,他們中的多數人都將資助用來購買書籍,一些學生甚至把生活費都拿來買書,後來連回國的路費都拿不出來。
不過,他們把書籍帶回日本後,很受日本政府重視,像第二次遣唐使歸國,大使吉士長丹因“多得文書寶物”而獲封戶、晉位、賜姓。

唐朝時,從官方到民間都大量贈書給日本。
武則天就曾將大量經書贈與遣唐使帶回日本,而在日本僧人空海學法的禮泉寺,在空海回國時就送其600多卷經典。
毫無疑問,相比於購買來說,抄寫更為划算。
遣唐使不僅自己抄寫,還經常雇人抄寫重要典籍。
像空海在長安青龍寺學法期間,就曾找來20名學生抄寫金剛經等經書。

通過書籍之路流向日本的文獻典籍種類繁多,經史子集無所不包,有佛典、儒家經典,還有社會制度、文學藝術、醫藥、星蔔、建築等書籍。
唐代當時經書總共有5048卷,而隨第八次遣唐使入唐的學問僧回國時攜帶的經書就達5000餘卷。

e0094583_11404587.jpg當時中日之間隔著大海,來回風大浪急,幾多艱險,因此遣唐使在選擇書籍時,都煞費苦心,精挑細選,很多書籍都是當時最新思想和社會普遍流行的作品。
像《大唐吉凶書儀》是當時流行最廣的尺牘、禮節書籍;《百司舉要》是當時官場應酬的必備手冊;至於《服內氣訣》和《梅略方》,則是當時學道的必備之書;《養性方》、《按摩法》則是當時通用的醫學書籍。

當時遣唐使帶回書籍幾近“瘋狂”,後來一些書籍由於朝代更迭在中國失傳,在日本反而得以發現,書籍之路客觀上起到了保護中國文化典藏的作用。
唐代張行成著的《遊仙窟》曾在中國失傳,後來在日本發現,才得以重新傳回中國。

通過書籍之路,唐代文明在日本開始生根發芽,日本的文學、宗教、典章制度都帶有極強的唐朝風格。
日本的班田收授法和租庸調製來源於隋唐的均田制和租庸調製;《大寶律令》參照的隋唐律令;中央到地方的官制也是仿照隋唐;日本在8世紀以前直接用漢字作為表達記述的工具,後來的“片假名”和“平假名”也都是從漢字脫胎而來。

至於藝術,唐樂和唐繪在日本佔據著統治地位;詩歌方面,形象鮮明、語言通俗的白居易詩在日本風靡一時,深受日本人喜愛。
日本7、8世紀新修的都城都是完全仿照唐長安城,就連建築所用磚瓦的紋飾都與唐代略同。

除此之外,日本的生活習慣也日益唐化,日本人不僅嗜好馬球、圍棋,而且還熱衷茶道。
每年的端午節,日本人也喝菖蒲酒,九月九日也登高過重陽。可以說,當時的日本簡直就是一個縮微版的唐代中國。
[PR]
by officemei | 2007-06-03 06:21 |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