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掌門

日本“少林寺拳法”是世界惟一武術兼宗教團體,有3000多個支部,150萬會員。女總裁宗由貴22歲起,就成了該團體的掌門人。



e0094583_18522176.jpg今年是日中邦交正常化35周年,又是日中文化體育交流年。
兩國政府組織了一系列慶祝活動。而不少友好人士,雖未能直接參加活動,卻多年來一直默默地為日中友好做著工作。日本“少林寺拳法”的女總裁宗由貴就是其中之一。

宗由貴的父親、少林寺拳法的創始人宗道臣在中國生活了十二三年。他15歲那年父母都去世了,只好投奔住在滿洲國的爺爺。

聽說宗道臣二戰中曾在中國從事過間諜活動。對此,宗由貴並不諱言,她說:“當時,日本的教育是‘中國大陸是希望之地,是日本民族的新舞臺。’受了這樣的教育,父親來到了中國。”在東北的日子裏,宗道臣主要在鐵路上工作,也做過滿洲國的縣長。後來因為想駕駛戰鬥機,一度加入了侵華日軍。但參軍後沒多久,他就因為身體不好,被軍隊了除名,並沒參加過戰鬥。

在宗由貴眼中,宗道臣因為兒時經歷了貧困,又親身感受過戰爭,十分瞭解什麼是真正的堅強,什麼是真正的善良。“父親在東北的時候,領悟到沒有日中友好就沒有亞洲和平,沒有亞洲和平就沒有世界和平。”

1974年,17歲的宗由貴首次跟隨父親來到中國,她一眼就愛上了中國,並在中國結識了很多朋友。她說很感謝父親把她領到中國。當時,從日本來中國的人很少,但她實在是太喜歡中國了,回日本後總是忍不住要把朋友們領到中國來。

宗由貴從此幾乎每年都組織代表團到中國來。今年,是“少林寺拳法”創立60周年,這次到東北,主要是一些日本老人。夏天,她還將率領一批日本年輕人,到河南去看看嵩山少林寺。

“日中兩國離得很近,但關係卻說不上近。這很不好。今年是日中邦交正常化35周年,又是日中文化體育交流年。但很多日本人對此卻不關心,活動在日本的氣氛並不熱烈。我們力量很小,但我希望能夠讓會員和他們的家人多到中國來。如果中國人到日本去,我也會盡力創造交流的機會。”宗由貴說,“做這樣的工作,在我今年已經是第28年了。”言語之間,流露著自豪。

1975年,父親突然對正讀高中的宗由貴提出,希望她放棄學業,學習經營“少林寺拳法”。

宗道臣認為,日本學生雖然在考上大學之前學習很認真,可進入大學之後,卻一般都是在玩樂中白白浪費4年的時光。他自己身體不好,當時已經查出患有心臟病,於是他對宗由貴說:“你不要上學了,把這4年時間給我吧。”

宗由貴說,她是個樂觀積極的人,對於沒有上大學一事,並不感到後悔。回憶起當年,她說:“朋友們都去上學了,就我沒有。”神情之間,還是有一絲寂寞的感覺。

據宗由貴介紹,“少林寺拳法”並不是一個經營性組織,所以儘管說是學習經營,她其實更多的還是在跟隨父親學習與人交流的技巧。宗道臣深信,人與人的交流重要的在於要相信自己的感性,發現自己的能力,並釋放這些能力以幫助他人。提起父親,宗由貴重複了很多次的一句話是:“他是一個非常有魅力的人,我比不上他。”

就在跟隨父親學習的第四年頭上,宗道臣去世了。仿佛是預知了自己的結局,他當年對宗由貴講的“把這4年時間給我吧”竟一語成讖。宗由貴表示:“真是得虧沒上大學,不然父親身後,我是無論如何不能挑起拳法聯盟的工作的。因為沒有學歷,我必須要更加努力,我想我已經證明了自己。”

1980年,22歲的宗由貴接下了“少林寺拳法”負責人的重擔。當時,“少林寺拳法”已有大約80萬會員了,讓如此龐大的組織保持正常運行,對於年輕的宗由貴來講是個大挑戰。

“少林寺拳法”在日本各地道場的武師都是一些上了年紀、有一定社會地位的兼職人員。宗道臣本人是武術大師,因此他掌管“少林寺拳法”時,大家都很服他。但宗由貴因為體質原因,兩膝都做過手術,關節活動不是很靈便,幾乎是完全無法習武。上任的頭幾年,她為此吃夠了苦頭。不會武功,無法以武服人,她只能跑遍日本全國,希望爭取各位前輩的諒解。

“幾乎每天都是在吵架,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好幾年。”宗由貴回憶說,“有人說我腦子有毛病,有人更直接地跟我說‘你別幹了’。我那時常常偷偷地哭。”在巨大的壓力之下,二十七八歲時,宗由貴曾一度神經衰弱,整宿整宿地無法入睡。

但宗由貴並未因此放棄,經過她10年不懈的努力,“少林寺拳法”的各項工作終於走上正軌。“10年的時間,我真是成熟了很多,大家也更加瞭解我了。”說起這段往事,宗由貴談笑風聲,仿佛10年真的彈指一揮間就過去了。

宗由貴如今仍是每天忙碌。參加“少林寺拳法”的人,一般都有工作,活動時間只能安排在晚上。而召集武師們開會,那就更要等到活動結束以後,如此一來,宗由貴很難著家。

“我現在已經獨身了。”在接掌“少林寺拳法”的第二年,宗由貴結婚了,對方是拳法聯盟的工作人員。宗由貴說,她與前夫在父親生前就開始戀愛。“接班之後,可真是忙,我們的關係更像是單純地一起工作。”

這段婚姻持續了24年,但宗由貴講,她總是早出晚歸,他們能夠像正常夫妻那樣在一起過的日子屈指可數。

離婚後,兩個兒子都留在身邊,宗由貴說,他們之間的關係不像母子,更像朋友。大兒子今年24歲了,留學英國8年後回到日本,在“少林寺拳法”集團的下屬機構工作。而小兒子也22歲了,還在上學,他非常希望將來能夠到“少林寺拳法”,幫媽媽分憂。

e0094583_1853323.jpg
“‘少林寺拳法’教的不是少林拳,和中國的武術很不一樣。”採訪剛一開始,宗由貴就開門見山地說。

60年前,宗道臣在中國學習了很多流派的武術,結合他在日本學習的各式武道,自創了少林寺拳法。

據宗由貴介紹,宗道臣曾跟隨中國師傅到訪過嵩山少林寺。在少林寺的白衣殿,牆上的壁畫深深地吸引了他。那壁畫畫的是,穿著白衣服的中國僧人和穿著黑衣服的印度僧人在一起,愉快地切磋武藝。宗由貴說:“在父親眼中,日本武道講究的是把對方打倒。雖然大家嘴上講相互切磋,但實際很在意輸贏。看了壁畫後,父親感觸很深,他覺得武術應該是這樣的。”

嵩山少林寺是佛教禪宗的重要發源地之一。宗由貴說,禪宗講究的不是對死後極樂的追求,而是人在活著的時候如何與人為善,讓世間更加美好。創建禪宗的達摩祖師崇尚“拳禪一如”,也就是說,人在練武的同時應該注意精神的修煉。宗道臣經歷過戰爭,十分希望日本人可以接受禪的思想,讓世界更加和平。 因此,才給自創的武術取名“少林寺拳法”。但在中國,這個名字總是會讓人想起嵩山少林寺,他們現在正努力,希望在中國以SHOURINJI KEMPO的名字進行推廣。

據宗由貴介紹,“少林寺拳法”目前會員達到了150萬人,還在練習武術的人大約有14萬。而參加“少林寺拳法”組織的各種社會活動的人數更達到50余萬。“日本各行各業都有人參加,很多人我都不知道。”她不好意思地說。

“少林寺拳法”已在世界33個國家設立分支機搆,僅日本國內就有大約3000個分部,但在中國還沒有設點。

經過宗由貴20多年苦心經營,如今“少林寺拳法”已發展成為集團,包括主要從事於拳法教育的少林寺拳法聯盟、寺院金剛禪總本山少林寺、武術專科學校禪林學院、推廣機構世界少林寺拳法聯合會和負責產權保護的SHOURINJI KEMPO UNITY等5大組織。

目前,少林寺拳法被列為日本警察必會的逮捕術之一,而日本的緝毒警察也有不少在練習該拳法。
[PR]
by officemei | 2007-07-11 18:54 |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