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全世界在污染中國

e0094583_17555638.gif日本《呼聲》月刊最新一期刊發日本京都造型藝術大學教授竹村真一撰寫的《是全世界在污染中國》一文。
文章指出,單純地將污染、食品安全等責任歸咎于中國,無益于問題的解决,簡單地認爲“都是中國的錯”,則可能會讓整個世界在將來償還更大的虧空。




環境負擔持續加重
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即將召開之際,中國被指正面臨環境污染、食品安全、水資源短缺等各種各樣的問題。
這種論調無疑是將責任完全推給中國,其實或許有必要把這看成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來加以解决。

首先,遭到污染的和含有有毒物質的食品被銷售到世界各地。
近來日本不斷發出的光化學烟霧警報恐怕不能不說與中國大氣污染物質的增加有關。
中國的污染物不僅對毗鄰的日本産生影響,甚至由于偏西氣流的推動直接到達了美國。由此看來,將中國問題作爲世界問題來對待是理所應當的事。

但是産生這些污染的原因之一是中國作爲“世界工廠”,獨自承擔了世界範圍內相當比例的制造業生産,這一點是不能忽略的。
生産基地集中在中國,相應的環境負擔也會集中到中國。換句話說,正是由于中國承擔了全世界的環境負擔,而且環境政策相對寬松,才吸引衆多企業來中國投資建廠。在這點上恐怕日本企業也不能例外吧。

未來形勢更加嚴峻
現在的情况才剛剛是個開始,今後的問題可能更加嚴峻。
首先,隨著中國人生活水平的提高,城市人口不斷增加,與環境問題相伴而生的各種不均衡也在擴大。加上,城市與農村的不均衡、社會不同階層間差距的擴大都可能引發劇烈沖突。

其次,石油價格飈升造成的全球性經濟崩潰。
盡管現在油價飈升很大程度上是人們預期石油需求將會增加等人爲因素造成的,但這不過是最近幾年的事情。
如果我們以十年爲一個跨度進行觀察就會發現,石油開采的成本是在逐漸增加的。即便石油資源不會枯竭,但需要下挖到更深的地層,還是會增加成本,結果是有更多的油田遭到廢弃。

為什麼消極抵制中國貨?不合時宜!
四十年前,日本以東京奧運會爲契機開始了經濟的飛速發展。
同時也以奧運會爲分水嶺出現了一些結構性問題。
在1960年,日本的糧食自給率尚能達到80%,但是四十年後就只剩40%了。
奧運會召開前東京的水源主要來自多摩川和地下水,但是奧運會之後將近90%的城市用水則需要依賴于“遠方”的利根川。
日本的上下水系統運營成本巨大,而且不得不依賴大量的石油和電力消耗,十分脆弱。

中國現在正在走日本的老路。
北京在奧運會召開前已經出現了糧食自給率下降、需要從全世界進口食品和能源的趨勢,正在建設的南水北調工程就是把長江的水引入北京。

大家應該注意到一點,北京奧運會所體現的時代特征已經與東京奧運會截然不同了。
1960年代,促進經濟全球化與國際貿易還被認爲是行之有效的手段。
但是今天,由于石油本身的成本和對環境的破壞,經濟全球化不僅不具有建設性,甚至還存在著巨大的風險。

如果現在還要抵制中國産品,把因北京奧運會産生的大氣污染和水資源不足問題當作別人家的事不聞不問,那就太不合時宜了。
如何把中國問題作爲全球性問題平穩地解决,是我們現在必須要面對的課題。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