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穩定先于民主

1月14日,讀賣新聞載文“穩定先于民主”,漢語摘要如下:
e0094583_1032672.jpg




對中國而言,穩定先于民主
跟東亞未來相關的最大問題之一是中國政治體制的內部演變。
在共産黨的一党領導下,中國正經歷急速的經濟發展,幷崛起成爲全球超級大國。這種模式在未來可否持續?
中國會不會在社會變革的壓力下變得不穩定,或者它最終演變成一個類似于民主體的國家?
任何結果都將對中國的周邊國家及全世界産生關鍵性的影響。

在美國,長期有一種理念認爲隨著中國變得富裕,它的政治體系將演變成民主體。但經濟發展爲什麽會導致民主呢?
關于這方面的理論不少。
其一是隨著人們受到更好的教育,隨著工業化帶來複雜的勞動分工,人們將要求更大的政治參與。
新興的社會階層要求參與政治决策幷保護自己的利益。
中産階級(即擁有財産幷從而與財産權利益攸關的人們)的發展被認爲是穩定民主的一個特別重要的條件。

根據這種理論,中國還沒有進入可以維持民主的發展階段。
世界銀行目前估計,以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人均國內生産總值約爲7000美元,但這些估計十分不可靠,而且據報道世界銀行將把這個數字縮小40%。
因此中國距離韓國20年前所經歷的發展門檻還有些距離。

共産主義政權看到俄羅斯20世紀90年代民主化的混亂,它把精力集中于經濟增長,把經濟增長高于一切作爲合法性之錨。

諷刺的是,威脅到當今新興中産階級財産的恰恰是更廣泛民主的興起。
原因是中國仍然是一個非常不平等的社會,億萬人落在城市和沿海地區發展的後頭。
從統計數據來看,不平等是顯而易見的:根據亞洲開發銀行數據,中國的基尼係數從1994年的0.407增長到2004年的0.473。
這個數字比大多數發達國家的大。中國最富有的十分之一人所擁有的收入是中國最貧窮的十分之一人所擁有的收入的近12倍。

中産階級對民主的反對實際上是一個比許多人想像中的更普遍的現象。
如果中國今天變民主,政治後果可能威脅中産階級的繁榮,甚至總體的政治穩定。貧困部分對社會服務的需求遠遠未能滿足。

在我看來,這意味著,中國大陸不大可能很快發生臺灣和韓國所發生的、漸進的、相對和平的民主過渡。
在中國廣大的農村窮人開始分享中國精英和中産階級所享受的繁榮之前,民主有潜在的破壞作用。

儘管中國民主的短期前景幷不看好,但從長遠來說,追求更大的民主的意願仍然存在。在去年,外國消費者拒絕中國産品,因爲其安全和衛生標準惡劣,導致人們中毒或受傷。
中國當局對此的回應是有力地打擊自己的監管機構和公司。
他們不想失去外國市場,而且對外國的批評高度敏感。

然而,同樣是這些公司,它們多年來毒害中國消費者幷摧毀中國環境的行爲却沒有帶來任何後果。
最終解决這些問題的唯一辦法就是通過更大的向下的政治問責。
那就是,中國官員必須不僅向更高層的共産黨層級回應,而且要向他們本該服務的人民回應。
如果沒有自由媒體揭露和報道他們的錯誤,沒有一個推動他們改革的公民社會,這些官員不會感覺到責任感。
向下問責的短短途徑也可以被認爲是民主。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