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 12月 ( 1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2006年がもうすぐ過ぎてゆく。
この年のさまざまな人々を思い起こし、
去りゆく年に再見・・・
みなさん、どうぞ良いお年を!


[PR]
年の瀬の寒風吹き荒ぶ中を家路に辿りついた。
何故か、今年10月に瀋陽を訪れたときの情景が、ふと頭をよぎる。

[PR]
by officemei | 2006-12-28 00:35 | ■遼寧
“肮髒”趣話:使用手紙的最早記載見於元朝,唐宋之前,人們用的是一種叫做“廁籌”的木頭片或竹片,大概是因為元朝統治者文化落後,沒有漢民族“敬惜字紙”的意識。

古人大便後用何物拭穢?
港劇《尋秦記》提出了這一問題。
劇中有這樣一個情節:香港特警項少龍被時空穿梭機送到戰國時代的趙國,夜宿一居民家中,內急要上廁所,項少龍向老翁要“衛生紙”,老翁懵然不知何物,項說:“怎麼擦屁股”?老翁從茅坑邊拿起一塊竹片說“這就是啊!請隨便用”。看到此處,不禁使人失笑。對呀,古人用什麼擦屁股呢?

本文逆時間之河而上,由近到遠追溯了古人拭穢風俗流變的歷史。需要說明的是,現在不排除某些地區某些人還在使用五花八門的其他物事,但是主流是人們普遍用衛生紙,因此我們考證歷史,也僅僅考證能夠代表一個時代文明的主流。

元明清,粗紙時代
清朝人用紙拭穢,有多處文獻可以考證。此處僅舉一例,紅樓夢第四十一回有段劉姥姥拉肚子的文字:劉姥姥覺得腹內一陣亂響,忙的拉著一個小丫頭,要了兩張紙就解衣。眾人又是笑,又忙喝他“這裏使不得!”忙命一個婆子帶了東北上去了。這段描寫說明,在曹雪芹生活時期,無論是大觀園還是鄉下的人物,都已經使用手紙拭穢了。

明朝皇宮中專門負責後勤的機構,名叫“四司”,據《明史》志第五十職官三記載:“惜薪司掌所用薪炭之事;鐘鼓司掌管出朝鐘鼓,及內樂、傳奇、過錦、打稻諸雜戲;寶鈔司掌造粗細草紙;混堂司掌沐浴之事”。其中寶鈔司就是管手紙的部門了。

那麼,當時的人們用的是什麼紙呢?所以還要瞭解中國古代紙的種類。

明清之際宋應星所著《天工開物》殺青第十三記載:“凡紙質用楮樹(一名榖樹)皮與桑穰、芙蓉膜等諸物者為皮紙。用竹麻者為竹紙。精者極其潔白,供書文、印文、柬、啟用。粗者為火紙、包裹紙”。又記載:“此紙(火紙)十七供冥燒,十三供日用”。由此可知,紙因其原料不同而分為“皮紙”和“竹紙”,但無論何種紙都有“精”、“粗”之分,其中精者用來寫字,粗者百分之七十用來做焚燒祭鬼神,百分之三十為日用品。

分清了紙的種類,我們還要知道,敬惜字紙在中國有很久的傳統。民間傳說用印了字的紙拭穢要遭到報應。清朝時,社會上有大量的《惜字律》被看作是文昌帝君制定的天條聖律而流傳,今天我們仍然可以看到《惜字律》、《惜字新編》、《惜字征驗錄》、《文昌帝君惜字律》、《文昌惜字功過律》等。官方甚至明文禁止在可能用來拭穢的紙上印字。“1873年3月14日《申報》刊載消息說,一女子用字紙拭穢,扔入便桶,遭雷擊跪倒。同年12月3日兩江總督李宗羲通令各紙坊鋪:不准于草紙等項紙邊加蓋字號戳記,更不許將廢書舊賬改造還魂紙,以免穢褻”。

使用手紙的最早記載見於元朝,唐宋之前,人們用的是一種叫做“廁籌”的木頭片或竹片,大概是因為元朝統治者文化落後,沒有漢民族“敬惜字紙”的意識。據《元史》列傳第三後妃二記載,“裕宗徽仁裕聖皇后”伯藍也怯赤當太子妃的時候對婆婆“昭睿順聖皇后”非常孝順,她要在婆婆拭穢之前用自己的臉試試手紙的柔軟度:“後性孝謹,善事中宮,世祖每稱之為賢德媳婦。侍昭睿順聖皇后,不離左右,至溷廁所用紙,亦以面擦,令柔軟以進。”

綜上可知,元明清之際人們開始用手紙拭穢,這種紙大多是沒有字的“粗”紙。至於皇宮中所用手紙為粗紙還是精紙,不可詳考,我想太子妃一定不至於用粗糙的紙去摩擦嬌嫩的臉蛋吧。

唐宋,廁籌與粗紙並用時代

廁籌又稱廁簡,簡單的說,就是大便後用來拭穢的木條或竹條。這種廁籌上個世紀還在中國和日本的部分地區使用。

近來日本考古發現了許多古代廁所,1992年在奈良縣高殿町發掘藤原京遺址過程中,發現了被稱為“日本最古老的廁所”遺跡,廁所遺跡出在7世紀末的藤原京右京七條一坊建築遺址的外側,“廁坑中出土籌木150餘根”類似的廁籌還在福岡市發掘的大約公元720~730年間的鴻臚館廁所遺址中發現。時間在11-12世紀的岩手縣平泉町的柳之禦所遺址也出土了大量廁籌,其規格“平均長24、寬0.5-0.8、厚0.5釐米”。唐宋間,中日交往密切,中國人的生活方式對日本影響很深,因此日本的這些考古發現對推論唐宋時期中國人的拭穢工具很有參考價值。

除了考古實物佐證外,唐宋間使用廁籌的記載也多見於史籍,宋馬令《南唐書。浮屠傳》:“後主與周後頂僧伽帽,披袈裟,課誦佛經,跪拜頓顙,至為瘤贅。親削僧徒廁簡,試之以頰,少有芒剌,則再加修治。”《資治通鑒》唐紀四十七記載,韓滉任鎮海節度使,運送大量物資至關中,其中就有廁籌:“則資裝器用已充舟中矣,下至廁籌,滉皆手筆記列,無不周備。”

唐代高僧道宣所述《教誡新學比丘行護律儀》上廁法第十四記載了僧人的日常規範,其中上廁法要求僧人“常具廁籌,不得失闕”,並明文規定:“不得用文字故紙”。這個記載證明了唐朝時代的僧人用廁籌拭穢,同時很有意思的是禁止用“文字故紙”拭穢,既然禁止,那麼現實生活中一定有人這樣做,不然何來禁止呢?

唐宋之間,紙已經不僅僅用於寫字,而且用作日用和焚燒祭鬼神。宋人《愛日齋叢鈔》記載“南齊廢帝好鬼神,常剪紙為錢,以代束帛,而有紙錢”;《唐書》王嶼傳:“漢以來葬者皆有瘞錢,禱神而用紙錢,則自王嶼始”;唐以後焚燒紙錢記載開始在史料中頻頻出現。又《天工開物》記載:“盛唐時鬼神事繁,以紙錢代焚帛,北方用切條名曰板紙。故造此者名曰火紙。。。。。。此紙十七供冥燒,十三供日用,其最粗而厚者名曰包裹紙,則竹麻和宿田晚稻稿所為也”。既然出現了日用的紙,那麼,人們用它拭穢也是順理成章了。

魏晉南北朝,廁籌時代
唐之前,已有使用廁籌的記載,但未見有用紙拭穢之證據。

資治通鑒卷一百六十六梁紀二十二記載北齊皇帝高洋“雖以楊愔為宰相,使進廁籌,以馬鞭鞭其背,流血浹袍。”

魯迅《古小說鉤沉》輯東晉裴啟佚書《語林》記載“劉寔詣石崇,如廁,見有絳紗帳大床,茵蓐甚麗,兩婢持錦香囊,寔遽反走,即謂崇曰:乃誤入卿室內,崇曰:是廁耳,寔更往,向乃守廁婢,所進錦囊,實籌。”

唐朝僧人道世所著《法苑珠林》卷第十三之“感應錄”記載:“吳時於建鄴後園平地。獲金像一軀。討其本緣。謂是周初育王所造。鎮于江府也。何以知然。自秦漢魏未有佛法南達。何得有像埋瘞於地。孫皓得之。素未有信。不甚尊重。置於廁處令執屏籌。”此事若為真,則是三國時期就使用廁籌的明證。

用廁籌之法疑隨佛教而傳入中國。在早期的佛教諸律中,記載了釋迦牟尼指導眾比丘使用廁籌的事情,如毗尼母經卷第六:爾時世尊在王舍城,有一比丘,婆羅門種姓。淨多汙,上廁時以籌草刮下道,刮不已便傷破之,破已顏色不悅。諸比丘問言:“汝何以顏色憔悴為何患苦”?即答言:“我上廁時惡此不淨,用籌重刮即自傷體,是故不樂”。針對這種情況,釋迦牟尼佛說:“起止已竟,用籌淨刮令淨。若無籌不得壁上拭令淨,不得廁板梁栿上拭令淨,不得用石,不得用青草,土塊軟木皮軟葉奇木皆不得用;所應用者,木竹葦作籌。度量法,極長者一磔,短者四指。已用者不得振令汙淨者,不得著淨籌中。是名上廁用廁籌法。”

釋迦牟尼佛生活於公元前六、七世紀,這些戒律則成文於他逝世之後的一百多年,所以從目前的文獻資料看,印度使用廁籌的歷史要比中國早得多。東漢時期佛教開始傳入中國,最初傳入的只是一些“經”,而對信眾的日常起居做出明確要求的“律”則是從三國開始,而中國人使用廁籌的最早紀錄也自三國始,所以廁籌由印度傳入說目前還是站得住腳但是不排除中國人在此之前就使用廁籌,只是目前沒有證據而已。最終的答案,可能還要今後的考古發現來給出。

使用廁籌法隨佛教由印度傳入,後來廁籌改為紙則是由蒙古族的元朝皇室開始。從中國古代拭穢風俗之流變可見中華文化的開放性,由微知著,由小見大,從此亦可管窺中華民族吸收人類一切優秀文明成果的優良傳統。
[PR]
施明德:張檢察官,關鍵時刻,你不會孤獨!
台灣百萬人反貪腐倒扁總部總指揮施明德,今天投書中國時報,發表公開信力挺遭抺紅而精神幾近崩潰的主任檢察官張熙懷。施明德說,關鍵時刻,你不會孤獨!
e0094583_16101025.jpg

熙懷檢察官:我們素昧平生,我會選擇寫一封公開信給你,用意當然是希望讓台灣的司法官眼中看到統治者的醜陋,心中知道:司法能不能獨立就在這個關鍵時刻了!你絕不會孤獨,自囚中的我既然能感受到你的道德勇氣,絕大多數台灣人民不分藍綠當然也能感受。我不相信綠營支持者眼睜睜看著綠色“立委”羞辱你,而心中全無愧怍。

聽說你情緒失控,我心裡除了疼惜,感慨之外,更強烈的是憤怒。當年在牢獄中構思台灣民主前途時,我想到破除黨禁、報禁、戒嚴令、萬年“國會”,都充滿信心。惟獨想到司法獨立,就只有躊躇歎氣,因為我們這些政治運動者真的是無能為力。半世紀來無論迫於威權,或是自甘被御用,台灣的司法體系不能獨立,使民主跛腳,是不爭的事實。

直到二○○六年我們才算聽見民主產房中傳出司法新生兒呱呱墜地的哭聲,而護衛當權者的群魔居然又祭出抹紅抹黑的刀叉,他們意圖摧殘的不只是你,同時也是司法獨立這個剛落地的嬰兒。是可忍而孰不可忍,我必須嚴正呼籲:張熙懷以及所有相關的司法官們,為了夢寐以求的司法獨立,你們必須挺住!全台灣法律系的師生們,你們必須表態了!司法官們,你們應該考慮罷工了。

這是司法存活的歷史關鍵時刻,全世界都在看,沒有一個正直的台灣人可以置身事外,放任保皇派張狂放肆。

社會正義的最後防線不容失守。只要司法官們守住了這道防線,台灣因為藍綠惡鬥失去的機會,還會回來。因為族群撕裂淌血的傷口,可以彌合。因為陳水扁濫權,扁家貪腐遭受的屈辱,終將平復。司法官信奉的是單獨的神,他們必須超越現實利害,超越族群,階級,性別等等人間的鴻溝,仔細聆聽司法之神的叮嚀。

祭拜你自己的神,否則區區幾個跳樑小丑似的“立委”就會毀掉司法獨立的契機,逼迫你聽他們的魔音,拜他們的神。

打手委員也有神嗎?他們唯一的神就是陳水扁代表的惡質政治權力。為了這個披戴神環的魔鬼,當紅潮初起時抹紅我的不正同一群人嗎?連我這樣為了台獨兩次入獄、中國大陸一步都不踏入的人,都可以被指為中共同路人,賣台集團第一勇士,張檢察官,你實在應該寬寬心了,扣紅帽的委員施加於我這個“台灣民主前輩”的侮辱難道不是數倍於你嗎?至少他們還沒有唆使改嫁多年的前妻,出來汙辱謾罵不是嗎?

你當然知道自己之所以會承受這樣大的壓力,是因為蔡守訓法官決定回應民意,回應陳水扁一審定罪下台的宣誓,每周開庭。你當然也知道,單憑林姓“立委”不可能會有您到大陸講學交流入出境紀錄,和每次的行程,發言記錄。你當然更知道,為了畢生司法獨立的理想,你挑戰的是全台灣最有權力的人,賭的是一生前途。我還是必須重複我在自囚聲明中對陳瑞仁檢察官的提醒:想要創造歷史的人,最好的態度就是謙卑、低調。

你壓力最大的時刻,其實往往是對手最脆弱的時刻,也是所有聲援力量蓄勢待發的時刻。一個“總統”,任何人都可以在電視call-in節目、在報紙上公開罵他無恥,而他連毀謗官司都不敢打,因為打不勝打。每一周他周遭的親人,近臣要出庭多少次,誰還救得了誰?幾大天王到處招搖讓人喊“總統”,隨時可能讓他跛足,這還不是他最脆弱的時刻嗎?

而準備或已經聲援你、聲援司法體系的力量呢?台大醫院以五十七:一否決趙建銘的復職申請,難道不是道德法庭的宣判?台開案一審的判決,SOGO案重啟調查,難道不是良知法庭的覺醒?百萬紅衫軍已經成功地作過一次司法後盾,假如掌權者繼續恣意抹煞司法獨立,張熙懷倒了,司法獨立無望,我們且看看紅潮會不會再起!
[PR]
by officemei | 2006-12-27 16:08 | ■台灣
12月26日毛澤東113周年誕辰日,毛澤東唯一的孫子、解放軍大校毛新宇到北京毛主席紀念堂敬獻鮮花、瞻仰毛澤東遺容。
e0094583_1602527.jpg

毛澤東的孫子毛新宇追憶爺爺的往事。
e0094583_164572.jpg

問到當年毛澤東逝世時,他有什麼感想,他表示印象很深刻:“當時6歲。30年前的那一天,我永遠忘記不了,母親的神情跟往常都不一樣,母親當時很悲傷,親口跟我說:新宇,你已經6歲,不能夠調皮了,今天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日子,爺爺去世了。

當時母親給我講了這一句話以後,本來很歡樂的我,一下子震住了,說不出話來。後來從那一天以後,我就看到家裡所有工作人員和全國人民都在哭,母親也在難受。

爺爺逝世的印象太深了,一輩子也忘不了。後來母親還帶我去參加了76年9月18日全國在北京舉行隆重的爺爺的追悼會。我就永遠忘記不了。”

毛新宇又表示,自己在很多方面繼承了爺爺的愛好。

他說:“感覺到很奇妙,雖然我跟我爺爺沒有太多接觸,但我覺得從血液裡,我爺爺的很多興趣愛好都遺傳了給我。”如在體育鍛煉方面,他也很喜歡游泳爬山:“我的水平雖然比不上爺爺,但是我認為,不謙虛地說不錯,但是讓我游長江我沒那個本事。但是每當我游泳的時候,我就特別有感慨,我覺得我爺爺作為一個偉人,這一點來說也是我特別崇拜他的原因,這不光是他老人家作為偉大領袖,不光是他的泳術高超,而是我覺得老人家的游泳表現出一種改天換地的偉大精神,因為老人家有這種偉大精神,所以才有他橫渡長江的壯舉。”
[PR]
by officemei | 2006-12-27 16:05 | ■北京
e0094583_2044340.gif毎日新聞 12月27日
来年は日中戦争の発端となった1937年7月7日の盧溝橋事件や12月13日の南京虐殺事件から70年の節目の年だ。中国では既に映画やイベントなどが多数計画されているが、反日感情が再燃するのではないかと中国外務省をはじめ関係機関は神経をとがらせている。

中国江蘇省南京市で13日、南京虐殺事件から69周年の記念日に合わせてサイレンが鳴り響いた。工事のため閉館している「南京大虐殺記念館」の前庭で追悼集会が開かれ、国内外から約3000人が参列した。例年通りの大規模な記念行事だが、70年後の来年は、更に関連行事が増える。

この「南京大虐殺記念館」は、来年12月13日に3倍の広さに拡張される。来年末には事件の被害者の名簿がまとめられ、初めて出版されることも決まった。

特に注目を集めるのは、南京虐殺事件を描いた映画3本の製作だ。
中国映画「南京!南京!」は来年1月から撮影が始まる。第17回東京国際映画祭で審査員特別賞を受賞した「可可西里(ココシリ)」の陸川監督が、メガホンを取ることでも期待は高まっている。

また、盧溝橋事件から極東国際軍事裁判までの歴史を描いた香港人監督が製作する「日記」は来年末に上映される予定。ハリウッドと江蘇省文化産業集団の製作する「南京浩劫」は、撮影セットの建設が始まった。

映画は3本とも、従来の中国戦争映画にありがちな旧日本軍の残虐性を強調するものではない。娯楽映画になじんだ一般の中国人にとって、歴史映画への関心は低く、人間の心理と史実の描写に力点が置かれている。

これは、観客動員力を高める狙いのほか、中国政府が05年4月の反日デモ以降に採用した「客観的な歴史観」を反映している。

「05年の反日デモは大きなきっかけだった。正しい歴史教育をしなければ、偏狭なナショナリズムに陥る可能性が高い。客観的で、正しい歴史観を若い人に教えていくべきだという考えが、中国政府の中で広まった」と中国の日中関係専門家は解説した。

この専門家によると、反日デモが収束後、ドイツ、ポーランド、イスラエルなどに駐在する中国の外交官が、各国の歴史記念館を視察して比較検討した結果、「中国の歴史記念館はイデオロギー色が強すぎて、時代遅れだ」との認識に至ったという。

これを受けて中国政府は、日中関係における歴史認識について(1)中国人だけが戦争被害者でなく、日本人も被害者の立場にある(2)戦後の日本による平和の歩みを認める--などの方針を確認したという。

しかし、中国にとって抗日戦争は新中国建国の基礎である。中国共産党の求心力が低下する中、党の威信を高めるため繰り広げられる宣伝活動では、抗日戦争がクローズアップされることが多い。節目の年の来年は、抗日戦争を取り上げる機会が一層増えるとみられる。日中間の政治的な雰囲気によっては、反日感情を呼び起こす可能性もある。

こうした日中関係に配慮して、映画「南京!南京!」では、多くの日本人に出演してもらうため役者の募集を始めるなど、日中協力のイメージアップを図っている。

一方で中国の映画関係者は「いろいろな情報が流れて混乱している。メディア対応は現在、一切しないことにしている」と取材を拒否した。日中間で未来志向の歴史認識を打ち立てる努力がようやく始まった重要な時期でもあり、神経質になっているようだ。
[PR]
張藝謀的又一力作《滿城盡帶黃金甲》於近日隆重上映,由於此前關於該片的造勢很大,因而筆者也就趁興看看了。看完後,只想說,張藝謀,以後請你不要再拍電影了。
e0094583_20181069.jpg

之所以這樣,源於《滿城盡帶黃金甲》帶來的對張氏電影的思考。張藝謀,是從黃土地走出來的一位優秀的電影人,對電影有著自己的特有的風格和恰到好處的處理方式,在他的電影當中,融進了眾多的本色文化原素,也融入了民族地域的特點,從早期的《紅高梁》、《秋菊打官司》、《大紅燈籠高高挂》到近年來《英雄》、《十面埋伏》,再到今天的《滿城盡帶黃金甲》,凸現了張藝謀電影拍攝的一個總體思路的改變……從關注社會現實與平民的本源生活,轉到對商業大片和單純追求視覺效果的渴求。
e0094583_19132749.jpg

當張藝謀不再把電影當作文化來研究和看待時,他拍出來的電影就顯得毫無生命力。從近幾年他拍的電影來看,他的電影不僅沒有了自己的原有的特色,也缺少了文化的內蘊。電影,是一門藝術,也是現實生活的濃縮,如果在電影中沒有了最接近於生活的東西,那也就失去了引起觀眾共鳴的內質。當張藝謀一天天在遠離電影文化與藝術時,他的電影除了用金錢堆積起來的大場面的展示,已沒有了任何的看點。
e0094583_19133855.jpg

看完《滿城盡帶黃金甲》之後,就想張藝謀真的是江郎才盡,亦或是在冒險?一部耗資不菲的大片,全看下來,內容老套、情節單一、思想價值模糊,除了有震撼刺激的大場面及周潤發、鞏利和周杰倫等大牌的支撐外,真的再沒有別的了。

誠然,電影要追求的是視覺的效果,能給觀眾帶去視覺上的絕對震撼,是電影成功的一個必然。可在我們什麼都可以用科技手段去運作的今天,電影的畫面的表現與視覺的渲染,已不是最難去達到的了。而最難去表現的恰恰是我們最容易忽視的電影所體現的文化與思想。走西方電影拍攝的路子,並沒有錯,可怕的是當你在表現中國傳統文化與歷史的時候,你的電影隻有歷史的空架子,而沒有了豐厚的歷史的內含。
e0094583_1914898.jpg

一部電影沒有文化的價值和思想的內含,也就失去了其成為經典的靈魂。即使西方的電影,那些可以成為經典的,無不是體現積極的主流思想的。張藝謀似乎只學到了西方電影人拍攝的形,而非抓到西方電影的魂。沒有學到主流電影的根本,卻又丟失了自己的魂,這對張藝謀來說也許是最致命的。我們不想看到,張藝謀的電影,沒有了張藝謀的特色——渾厚的、朴實的、原質的、藝術的和生活的。
e0094583_1913869.jpg

張藝謀,請把電影當文化來看,金錢終究不是創造經典的根本,唯有文化的空間內方能找到了電影的魅力。
[PR]
中國有句老話:“人之無癖,不可交也。”意思是說,連缺點都沒有的人,是不可信任的。在我看來,吸烟對中國人來說,幾乎是一種最簡便、最直接的社交手段。男人們像獵人一樣機智警覺,但是從吸烟開始,他們漸漸把對方確認爲可親近的對象,進而可以一起密謀“瓜分獵物”。
e0094583_19101817.jpg

正是這種態度,决定了香烟的命運。儘管幾乎所有的媒體,都在大張旗鼓地鼓動戒烟,但烟民越來越多,而且烟民對香烟的消費水平,也越來越高。

如果說男人吸烟是爲了混入同伴,那麽中國女士吸烟,則是爲了把自己從同伴中區分出來。相對于那些不吸烟的同伴,她顯然吸引了更多男性的目光。當然,該女性首先必須是一名美女——她一直在承受這個世界的嬌寵,而吸烟不過是她撒嬌的另一種更加精緻的形式。

正因爲香烟是如此“合”于中國男人及美女的天性,所謂的“戒烟”,基本上可以看作與天性爲敵,其效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中國的香烟分爲兩種:一種價格適中甚至低廉,它們通常由商店直接銷售給烟民。一個人如果花3塊錢買一包香烟,這包香烟多半會叼在自己的嘴巴上;但如果有人花1800元買一條香烟,那麽他通常幷不是這條香烟的最終消費者。

近些年來,幾乎中國的每個省份,都開發了奢侈品式香烟的地方品牌。這爲中國人提供了一個機會,他們可以根據决策者或者權力擁有者消費的香烟品牌,知道該重要人物最近又去了哪里,或者是哪里又來人“探望”這位重要人物。如果你能够跟隨著一條昂貴的香烟,觀察它的旅行過程,你也許才能真正理解什麽是“關係”,也就知道這種“關係”是如何建立、伸展和維持的。“關係”這個迷宮,需要昂貴的維修成本,昂貴的香烟僅僅是其中的一項。

據說現在的中國,一條昂貴的香烟,價格已高達3000多元。中國人的共識是,抽這樣高貴香烟的人,一般不會自己花錢,他和這種香烟的消費關係,僅僅是由于他本人處于社會關係鏈的高端。

在中國街道角落裏的小店裏,除了出售方便麵、衛生紙以外,都還另有一項隱秘而有趣的業務,那就是收購高檔名烟。那些昂貴的香烟,經過複雜而詭秘的旅行,常常會回到這裏,當然,多半是以1/2甚至1/3的價格被回購。

這些高貴的香烟,將在這裏做暫時的休整,直到有一天,被以原價買走,開始它們新的旅行。現在,距離它們的生産日期,也許已經過了一年。經歷春夏秋冬,那嬌嫩的烟絲早已經變質了,抽起來,可能有些許餿味,但它們在人際關係中的使命却早已順利完成了。
[PR]
e0094583_2185792.jpg

[PR]
by officemei | 2006-12-20 01:10 | ■吉林
街头公厕,谁都见过,不过,重庆前不久出现的一种露天公厕,包您看着新鲜。
这样的厕所,您见过吗?
e0094583_21133074.jpg

四格一组,刚能站下一个人,除了这块半米高的挡板,没有任何其它的遮挡,不过,不用担心它会让您春光乍泻。
它很方便也很轻巧,大人小孩的高度都合适,方便完以后它自动就冲洗了。保证了大家的隐私。
这就是重庆首次从英国引进的厕所。实用不说,它更成了街头的一道风景,一些游客即使不上厕所,也会走进去拍个照合个影。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