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海男人


一、 关于做家务或怕老婆
1、男女平等的深层意识
都说上海男人怕老婆,回家还要干家务,似乎很没面子。那么我们先来看看那是些什么样的男人和女人:男人在外有工作有事业,回家帮着妻子干点家务活;女人在外也有工作有事业,没有人因为你是女人而给你特别的关照,相反就业升迁比男人更不容易,回家更是要照料孩子,操持家务了。看,既然男人与女人一样有工作有家庭,那么男人为什么不可以回家做家务呢?他做家务并没有什么特别啊,你看出有不对劲的地方了吗?



其实这就是男女平等深层意识的作用。举个例子,我们学校有一对夫妻,哈尔滨人,两人都是我朋友,在与男的交谈中得知,每天做饭时,两人都是一起在厨房里忙碌的,一个洗菜切菜,一个起油锅炒菜,默契而高效。当得知我的家务活基本是我一个人干的时候,他就耐心劝我,“给你老公布置任务,让他一起干”。我说“你不是北方人吗?还是个博士,怎么也回家做家务啊”,他说在他心目中,家庭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不知他回老家告诉家人,会不会受到歧视,但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自然,我相信他的意识就是男女平等,也许当时他根本没有想到这四个字。
再举一个例子:有个上海学者,太太难产,医生要其签字,在太太和未出生的孩子间做出选择,学者问太太是否清醒,医生说是清醒的,于是他就让太太做出决定,因为生命权是人的基本权利,既然夫妻是平等的,凭什么要自己决定太太的的生死?另外,孩子尚在腹中,孩子的处置权也应该给予太太。
2、 社会文明进步的表现
其实这一条与上面一条紧密相关。原始社会就需要男人强壮凶悍,因为不强壮不敏捷不足以逃脱野兽的侵袭,也不足以捕获野生动物来补充营养,到了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同样要求男人孔武有力,在田地劳作也好,在战场嘶杀也罢,没有力量是断然不可的。而女人一直呆在家里,服侍丈夫、孝敬老人和照料孩子成了她唯一的工作,女人以她的坚韧和细腻支撑着家里的一切,而且是默默的。
可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情况发生了变化,除了军人、警察、体力劳动者之外,更多的是穿着整齐、文质彬彬的男人在各个岗位上忙碌着,与此同时,他们的妻子如同他们的同事一般也在各个岗位上辛勤工作着,所以家庭生活和管理方式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共同挣钱、共同操持家务正是社会文明进步的表现。
台湾女作家龙应台写过一篇东西,文中提到上海男人如何如何,在上海反响平平,倒是在海外的许多人沉不住气了。在英国某电台,龙应台做了档节目,结果收到许多听众的电话,对龙进行质疑,说她毁坏了上海男人的声誉。龙十分惊讶,说她的本意并不是要贬低上海男人,相反,她觉得上海男人做家务是文明进步的表现。
3、 疼妻顾家的体现
当别人嘲笑上海男人怕老婆做家务时,上海男人只需一句话就道出了问题的实质:“老婆是娶来疼爱的,不是拿来当牛做马的”。这句话绝对算不上什么豪言壮语,但却是那样的实在,打动人心。是啊,如果疼爱自己的老婆,你怎么可能看她累死累活自己在一旁逍遥自在呢?如果不热爱自己的家,还能与妻子一起努力、把自己的家变得更美更温馨吗?

二、 关于精细或者计较的说法
“精明但不聪明”,“斤斤计较”,这也是对上海男人甚至女人的贬义。以为上海人做不成大事,有人就在聊天室里对我说:“中央领导就没有一个是上海人。”幸好我想起了陈云,还可以拿出来抵挡一阵。可是,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社会是一个金字塔,有多少人是在塔尖,又有多少人处在塔身乃至塔底?
没错,每一个社会都需要精英分子,但社会的基底永远都是普通的百姓。人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境遇,但如果没有恰当的机会,一切只能是痴心妄想。当普通百姓通过精细、通过计较来改善自己的生活时,你怎么可以去指责他呢?如果他并没有触犯他人的根本利益。大事的基础是小事,没有小事的积累,大事是无法成就的。
当然生活中不乏为了自己的蝇头小利而大吵大闹、甚至大打出手的上海人,但这样的人在上海也是被公众所不齿的。设想,如果在上海人人都是这样贪小,还能有今天的上海吗?毕竟是个国际都市啊。
我的同学告诉我,北方人做生意豪爽,只要在酒桌上把酒喝舒服了,生意准定能成,哪怕赚不了几个钱,甚至赔钱也在所不惜,不知道这个例子有多大的代表性。请问这是理智的做法吗?上海人绝对不会这样蛮干,如果诈骗犯派个海量的家伙来喝酒,然后骗个几亿几千万的呢?看以后还这样签合同不。

三、 谁该为上海人的名誉承担责任
说实话,我早就知道上海男人(更宽泛地说是上海人)的声誉不佳,在网上我就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形,聊得好好的,一听我是上海人便扭头就走,连个招呼都不打一声。在文艺兵聊天室也听到过对上海男人的诸多议论,可是这些朋友有几个真正与上海人打过交道?有多少认识是自己的切身体会?
如此我要说到媒体的不是了。当初《渴望》里的沪生,小品里的上海男人,那句“回家做点小菜”的台词,给了多少的负面影响。殊不知“小菜”是上海方言里对菜肴的称呼,其实与“小”字毫无关联,可以说媒体在其中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可以断定,那些作者一定不是上海人,且对上海人带有不同程度的偏见。
有些男人(尤其是北方男人)不屑于上海男人有其特殊的原因,如果认同上海男人,学习上海男人,岂不是也要回家做家务怕老婆了吗?岂不是也要小事缠身了吗?是啊,毕竟做家务要劳其精力和体力,剥夺更多的休闲时间,毕竟做小事很伤脑细胞,而且名誉扫地。哈哈,说句心里话,如果我是男人我也不干。
可是为什么有些女人也不认同上海男人呢?这个现象似乎有悖于情理,如果他们嫁的是上海男人,不是可以轻松许多了么?我只能说她们的深层意识里还没有真正把自己解放出来,放到与男人同等的地位上去,其实只要把做家务看作是与上班一样的工作,事情就简单明了了,男女平等嘛,没有什么面子不面子的,新好男人的标准就是事业成功,家庭和睦,而不是动口不动手,夸夸其谈。
说到底能为上海男人正名的只能是上海人自己,同时也寄希望于各地的朋友(包括媒体)静下心来,感受上海人,实事求是地宣传上海人。
作为一个上海女人,对上海男人的感受可谓具体直接,大事干不成、小事抠得紧的上海男人确实是有,但在今天的上海,肯定不是主流。
by officemei | 2005-12-17 17:11 |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