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我眼中的上海男人

上海是个女人的城市,尽管从这里出来了很多有地位的男人后来都成为中央的老大老二,但在上海更广泛的舞台上,女人比男人吸引着更多的关注,城市精神在我们看来也是彻彻底底的女性化;济南就不同了,应该是男女平等的模范城市,处处似乎都彰显着粗与细的协调;在这种状况下,上海男人和济南男人就成了截然不同的群体(除了性别一样)。济南男人往往被人看作山东大汉的代表;而一说上海男人,我们也许会想到凌晨5点穿睡衣上街买菜的上海模范丈夫或者做起生意来斤斤计较的让人不可忍受的上海老板。我在上海混了一年,不但充分领略了水土不服和语言不通的痛苦,更认识了所谓的上海男人:在济南人看来,他们是很难和褒义词连在一起的。




关键词组之一:个人主义 不管闲事 惟利是图
上海人的自私是全国有名的,我说,上海男人为此贡献最大。他们当然不承认这个贬义词,但如果说他们不管闲事,个人至上,顾及一丝一毫的个人利益而从不注意其他人的利益,却是绝对精确的。只要你不明确说的事他们绝对不会做。我有一次晒被子在凉台忘记收,晚上开始下雨才想起来,匆匆赶到寝室楼下,只见我们寝室其他三个上海老兄胳膊靠在我被子上。正欣赏雨景呢,一副悠哉的模样。好在雨不大,没有淋的太湿,我去质问,结果被人家一句话顶回来:你有没叫我帮你收,我怎么知道是你的被子?更绝的是有一次我晚上九点左右回寝室,有个老兄对我说,今天下午有个电话打到寝室,让你今晚6点开会。我听了差点没哭出来,我说现在9点了,你怎么不早说?人家说,我又没见你怎么告诉你?你看,1毛的短信费人家都省,所以说上海人有钱咱千万别眼红。济南人到了上海可要处处注意,比如一起上完体育可就千万别去喝上海人买的饮料,在那里从来都是各喝各的,和济南可是不同,你要是拿人家的瓶子来上一口,你会发现你会被当动物看。

但不得不让人佩服的是,上海男人自私却让人抓不到把柄,找不到证据,反而经常被他们反咬一口:伊嘎咋乡下宁(他这种乡下人),一点没有绅士风度!

关键词组之二: 阿拉上海人。。。
上海人以自己为上海人自豪,特别是上海男人。他们恨不得头上长出几个字:我是上海人。可惜老妈老爸没这个能耐。幸好还有上海话,这样在一群人里可是通过语言知道谁是上海人谁不是。因此只要能用上海话,上海男人从不讲普通话。在我寝室,4个人个上海人,普通话也可怜的屈居上海话和英语之后,成为第三官方语言。而英语?除了英语作业,谁他妈的去念!上海人对待外地人特别彬彬有礼,和外宾一样。我就经常听他们叽里呱啦一大堆以后,突然一个人回过头来,小心翼翼的和刚学会说中文一样的问我,hx,打扰一下,请问你知道高数作业是什么吗?这种状况大概持续了1个月,直到我们混熟了,我能听懂上海话的骂人了,他们才给我起了有上海特色的外号。

关键词组之三:挣大钱?花大钱!
上海人爱算计,但并不是算计就能挣大钱,本事还是要有的。但是,我所接触的上海男人,无一例外的都挥金如土,过生日五百六百是小,1千才是均价。我更听说有一个男生,五一和女朋友外出四星宾馆开房,结果不够大胆还是开了两间,几天花了3千多,管十几个同学一人借了200现在还没还清。
上海人疯狂注重外表。在济南,如果我们在篮球场上见到个穿个最新款耐克球鞋,一身名牌运动装的,那肯定是个准专业水平的。而在上海恰恰相反,恰恰相反,凡是穿着帆布鞋、土气外衣的,准是水平高的,而那些一身名牌,护腕头带什么的都有,有时候甚至还塞着耳机的,你不用管他,捣糨糊的(上海话 这里的意思与傻脸相近)。我记得我们寝室那三个上海老兄有句名言:我从来没听说过300块以下的运动鞋!那样的鞋能穿吗?我一听好了,我脚上穿的成稀世珍宝了,连上海人都没听说过。

关键词组之四:长不大的上海男人
既然上海是个女人的城市,那么上海的男人就应该在从属角色。这样推理虽然说不过去,但是我周围的上海男人还真很少有看上去很独立的。他们上大学和我们上高中没有什么差别。每个星期回家,周五把苦苦积攒的脏衣服一塞就扬长而去。有时候星期天回来带个被子挂个蚊帐什么的,都还要家长亲自动手,自己在一旁观赏,象个小学生。除了这些表面的,我周围的这些上海老兄们似乎对前途一点也不担忧,学习就是混日子,每天在机房的时间基本和睡觉时间相等。在我这个大学男女比例1比4。但要是把期末奖学金评定名次表从中间分开,看后半部,那么男女是差不多的;看前半部,那么你会觉得是在女子学校。在他们看来,也许毕业混个文凭,再加上上海户口,找个能养活自己的活并不难,何况父母就一个后代,老妈老爸还有的是钱呢!

从以上看来,上海人真的是臭名昭著。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看。我们觉得上海人不怎么样,人家还觉得山东人不可理喻。但是我想我们应当记住这样一个事件:本论坛某著名美女(不说大家都知道),现就读与上海某著名高校,她发过这样一个感慨:以前觉得济外的男生有些不怎么样,结果到了上海才发现,他们和这里的男生相比,真的是太可爱了。
by officemei | 2006-02-03 06:01 |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