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賣・・・

e0094583_21123627.gif
e0094583_17524576.jpg


(來源:廣州日報)
1個月被轉賣4次
這是一個流浪兒在外流浪一個月的真實經歷,他前後被拐賣4次,被蛇頭強逼著在大上海的街頭派發卡片。這個月裏,他肮髒地穿梭在人流中,備受欺淩。讓人震驚的是,他最後回到家人懷抱不是被解救,而是被親人用贖金贖回來的。

六一兒童節就要來臨,這是孩子們最開心的節日。但是,更多的“小張晨”卻無法享受這種快樂。然而,正因為他們的這種遭遇,越是值得我們關注。儘管他們流浪的原因非常複雜,但本報記者仍然試圖通過記錄被拐賣兒童張晨的故事,以期許這種關注能夠成為一種力量——讓這些流浪兒感受來自家庭、學校及整個社會的愛的力量——去幫助他們,去溫暖他們……              

出走

負氣出走的張晨被人販子以“帶他回老家”為名騙上了火車。此時,他的父母卻在廣州沒日沒夜地尋找著……

從外表上看,張晨要比同齡人瘦弱,他的個頭也要小上一號。父母張衛中和張華昌是一對在廣州打工的江西夫婦,在他們狹小的出租屋中,逃離虎口回到廣州的張晨向我們述說了他過去一個月內的故事,生活的劫難使他身體和心理都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談話時雙手緊緊按著肚子,因為在街頭經常接觸三教九流,小小年紀的他眼中露出的除了驚恐,更多的還與他這個年齡極不相稱的老練。

3月30日,這天是張晨偷偷溜出學校的日子。在廣州白雲區江夏村的一間小網吧內,雖然身上只有20元,但是他卻呆了2天,渴了就喝一點水,餓了就吃點麵包,想到回去肯定要挨駡,他淘氣地跳上一輛往廣州火車站的公共汽車。

他在火車站廣場盲目地浪蕩著,身無分文的他又餓又渴倒坐在花壇邊。他不知道,他在廣場上逗留良久的模樣早已被人盯上了。

有人走上前說:“小朋友,吃飯了嗎?去哪里?”“沒有,我要回老家。”“我帶你去吃飯,然後帶你回老家。”

毫無人生經驗的小張晨懵懵懂懂地跟隨著這個普通話講得不標準的年輕男子,先是吃了碗飯,然後上了火車。

一切都那麼順利,想著很快就可以見到爺爺奶奶了,他非常開心。

人販子給自己買了一張坐票,但是沒有給他買票。他就站在過道上,累了靠在車廂壁上睡了。他暈暈地睡了好幾覺,最後一覺醒來,跟著那個人下了車。

“那是一個很大的車站”,回想起來,張晨仍然似乎在半睡半醒之中——20多個小時後,他被帶到了上海。然而此時的張晨全然不知。

此時,張衛中、張華昌夫婦、龍江小學的老師找遍了白雲區江夏村、馬務村等地。

第一次被賣

一到上海市漢口路,就被逼幹活,必須派發1000張卡片,有上百個孩子在從事這個職業。

“不知道坐了多久的車,那個人帶我到住的地方。”張晨住的地方叫漢口路。

這是一間兩室出租屋,一間是蛇頭住的,一間是張晨住的,6個小孩子擠在一張小“碌架床”上。蛇頭24小時監視著他們。

住進這裏後,人販子開始露出了真面目。他不再說帶張晨回老家,而是告訴他,每天要派卡片。不過,他給孩子們許下了一個美好的“諾言”,這份工作是有工資的,幹滿了一個月可以領1500元的工資。拿了錢後,就可以回老家了。

當天,剛到上海的他晚上吃過飯後,就被另外一個“老闆”(他被賣給了當地的蛇頭)領著到了上海最繁華的路段——上海外灘去派發卡片。根據推算,這天應該是4月2日的晚上。

讓張晨很吃驚的是,在外灘,有上百個和他差不多年紀的孩子在從事這個職業。有男孩,也有女孩。

白天,他們8時多就必須出門,由“老闆”帶著來到外灘,然後就散開,各自“工作”。張晨的任務是,每天必須派發完1000張卡片。這些卡片是一些酒店、機場預訂等各種各樣的信息卡。

剛拿到1000張卡片的張晨很是發愁。因為不熟,他不敢向人群走去。而其他的小夥伴,明顯要比他熟練,見行人就沖上去遞卡片。

天生有點內向不喜言語的張晨沒有很好地完成他的任務。他的卡片絕大多數沒有派發出去,他總是被罵。

第二次被賣

張晨開始想媽媽了。在一起的孩子們都想家,但是沒有人敢向老闆提出來,因為老闆是要打人的。

這樣工作了4天,張晨被賣給第二個“老闆”,當然,他沒有領到一分錢工資。

隨後,張晨被帶到上海西站北路一個更小的出租屋居住。每天必須7點多起床,然後上街工作,中午回去吃個飯,然後繼續開工,一直到晚上12點才能回到住的地方,這時才能吃晚飯,又累又餓的孩子們往往一躺下就睡著了。

由於“老闆”們都是北方的,張晨和他的夥伴們每天的伙食也是跟著監視他們的人一起吃的,基本上吃的都是麵條,或者是黃豆炒飯。那些東西他根本吃不慣,於是,每天他都處於半饑餓的狀態。

張晨開始想媽媽了。在一起的孩子們都想家,但是沒有人敢向老闆提出來,因為老闆是要打人的。

一天,其他孩子慫恿他說,“你是新人,你跟老闆說,要打電話回家,看他給不給。”

抵不過威脅,張晨向老闆提了請求,沒想到的是,“老闆”竟然允許了他的要求。不過,“老闆”告訴他,打完電話後,要多派一些卡片作為報答。

雖然張晨並不記得廣州家裏和父母的電話,但是幸運的是,他記得老家鄉下的電話。一通電話就打到了江西鄉下。

可以想見,聽見孫子音訊的爺爺奶奶有多高興。乍一下,老人家竟然忘記了問孩子在什麼地方?等到電話掛下時,爺爺奶奶傻眼了,電話並沒有來電顯示。

在廣州的張衛中夫婦聽說後心急如焚。馬上讓老父將家裏電話換成有來電顯示的那種,並向當地公安機關報了案,警察也開始布下監控。

終於等到了張晨的第二個電話。這回,來電顯示的是河南鶴壁市的區號。狡猾的蛇頭並沒有讓張晨多說幾句話就掛了電話。

已經丟下工作找尋兒子10多天的張衛中連夜趕往鶴壁市。在街頭搜尋一個晚上後,他走進了當地公安局。公安局經過電話分析,惋惜地告訴他,這個電話是網上虛擬電話。線索到此就斷了。

第三次被賣

在城管隊裏蹲了10多個小時,“老闆”威脅:“敢逃跑就把你扔到黃浦江裏去。”

正為再次失去了孩子消息的張媽媽傷心落淚之際。遠在上海的張晨已被賣給了第三個蛇頭。這一次,張晨記不起來自己住在什麼地方了。

他們最害怕的就是被打。每天出工時,周圍都會有五六個大人遠遠地看著他們。

有人試過逃跑,但是被抓住了,結果就在晚上在出租屋裏被“老闆”拳打腳踢,“他們打人時,讓我們在一旁看著,看了一會就趕我們回去睡覺”,張晨驚恐地說,“老闆”說了,第一次跑抓到就打,再跑的話就扔進黃浦江裏去。

因為總是完不成任務,張晨經常被“老闆”打罵。並不是沒有機會逃跑,就是有機會,張晨也是絕對不敢逃跑的。

有一次,他們正在南京路上派發卡片,突然被城管給抓了,一群孩子被抓到了城管隊裏。孩子們被勒令蹲在角落裏,這一蹲就是10多個小時,沒有吃的,也沒有水喝。

後來,沒有人告訴他們原因,他們走出了城管隊。這時,張晨本有機會逃跑,但是他不敢,而是跟著一個大一點的孩子,回到了他們的出租屋。

與其他派發卡片的小孩相比,張晨絕對是新人。據瞭解,有的孩子幹這個都五六年了。十五六歲的“卡片少年”比比皆是,有的人還染上了喝酒抽煙的壞習慣。

除此之外,這些孩子還有著很深的戒備和隔閡。大家之間都不怎麼說話。

4月下旬的某一天,張晨的奶奶再次接到了張晨的電話。這次,張晨與奶奶聊了很久。河南警方也查出,這個電話是從上海某路打過來的。

按照這個電話,張衛中夫婦馬上打了回去,一個自稱姓張的人接了電話。

張晨所在的廣州龍江小學的有關負責人也與這個人聯繫了幾次,並穩住他說,他父母會馬上趕過去,並約好第二天就會去上海當面重謝他。

第四次被賣

張衛中和張華昌兩人又按照老辦法,你從南京路那頭,我從這頭,包抄尋找。張華昌說,“路上人真多,看得我們眼睛都紅了。”

可惜的是,這對貧困的夫妻為了籌措去上海的路費耽誤了兩天。這樣引起了對方的警覺。

當第三天他們到達上海後,卻發現再撥打那個張先生的電話,已經撥不通了。他們又一次失去了張晨的消息。但是已經在廣州苦尋了多日的兩夫婦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把握住了孩子的蹤跡,自然不肯輕易放過,於是兩人在上海的表妹家裏安頓下後,便開始了大海撈針式的搜尋。

張晨落到了第四個蛇頭的手中。工作還是派卡片。他的工作路段是南京路。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的爸爸和媽媽也來到了上海,正在外灘來回地找著他。

1300米長的外灘,風景如畫、廣廈如林,但是他們無心瀏覽,走得雙腳起泡,鞋底都磨穿了,就赤著腳走。不知道來來回回走了多少遍,但是仍舊一無所獲。

他們不敢把張晨的照片給路人看,因為害怕打草驚蛇,害了張晨。當地警察接到報案後,協助他們找了幾天也沒轍了。兩夫妻甚至還跟蹤了一個發卡片的小男孩,想找到他們的住處。

結果沒想到,到了傍晚,有一個蛇頭騎著自行車,把男孩子帶走了,張衛中連忙打了輛車,追了上去,經過一條單行道時,把人給追丟了。張華昌為此與張衛中發了脾氣。

再過一天就是黃金周了,繁華的南京路人潮湧動,熱鬧非常。一大早,夫妻倆就來到南京路上找人。他們決定,今天再找不到,就要換一個地方找了。下午2點鐘左右,張衛中和張華昌兩人又按照老辦法,你從南京路那頭,我從這頭,包抄尋找。張華昌說,“路上人真多,看得我們眼睛都紅了。”

突然間,兩人都發現了一個小孩像他們的孩子。是他,是他,真的是他……此時,張衛中和張華昌全身的血液都湧上來了。

獲救

南京路喜相逢,卻發現被蛇頭圍困,雙方在路邊進行談判贖人。

張華昌仔細地端詳著孩子。張晨這時似乎傻了一般。也許長久的思念,突然間媽媽出現在眼前,他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全家人摟著哭成一團,全然沒有發覺10多個粗壯的男子“嘩”地圍了上來。他們把張衛中夫妻倆圍在中間,“你們幹什麼,這是我們的孩子。”

張衛中漲紅著臉,夫妻倆死死地摟著孩子,說啥也不鬆開了。張華昌此時也亮出了自己的身份。

為首的蛇頭是個安徽人。也許是擔心在路上人多引來“麻煩”,他讓張衛中夫妻倆與孩子跟他到了一個人較少的路邊談。

由於來之前,張晨的學校龍江小學的經營方龍濤教育發展有限公司的秦經理也說了,只要孩子能平安回來,學校願意出贖金。

經過一番談判,最後定在3000元。就是這3000元,夫妻倆也拿不出來,因為他們在上海的花銷還是向親戚借的。

他們只能馬上與廣州學校這邊聯繫。學校得知後,馬上將錢轉賬入了指定的賬號。在轉賬的過程中,對峙的雙方轉移到了一處路邊的角落裏,互相提防著。一個小時後,當蛇頭確認收到錢後,立馬帶著人揚長而去。張衛中和張華昌這才放下一顆懸著的心。

當天晚上,在一個月中從來沒有病過的張晨,竟在回到父母身邊後,發起了高燒。也許他積蓄了太久的思念和害怕終於在這一刻釋放出來了。

未完的結局

張衛中向學校提出5萬元賠償,校方稱通過法律手段來解決。但張衛中連吃飯的錢都是借的,哪有錢去打官司?

故事本來到了這裏應該結束了,但回到父母身邊的孩子並沒有露出天真的笑容。當記者問他有什麼願望?他沉默許久後嘴裏蹦出一句話,我想讀書。

張晨的離家出走給他的父母、學校和他自己都造成了巨大的影響。這件事也給他留下了終難磨滅的記憶。一個月內,他只洗過2次澡,被父母找到時,幾乎認不出來他。而且,因為天天長時間的工作和飲食不正常,他落下了腸胃病,肚痛伴隨著他回來至今的日日夜夜。

尤其是經過數度拐賣後,留下的是對人的不信任和對這個社會的冷漠。這樣的經歷,也讓他小小年紀心態變得十分滄桑,他說話很老練,就像一個江湖老人的口吻。

更為嚴重的是,歸來的少年張晨已經不適應現在的環境了。雖然他心裏極渴望見到同學們,回到課堂上,但是他不願意再回原來的那所學校。因為他害怕老師再打他。

他的同學說,他們的老師經常打人。學校的有關負責人也告訴張衛中夫婦,張晨現在的情況不適合回學校了,如果要回來讀書也可以,但必須和學校簽一個合同,保證以後再發生出走事情,學校不承擔任何責任。經過種種考慮,張晨的父母決定把張晨送回老家讀書。也許換個環境對孩子更好些。

事情似乎並沒有結束,那就是“孩子的學業問題和相關的賠償問題怎麼解決?”白雲區教育局有關人士告訴張華昌,學校應對此事對孩子的身心帶來的影響作出一個合理的賠償。

據悉,張衛中曾向學校提出5萬元的賠償,但是學校方面有關負責人則稱,雖然在孩子出走問題上,學校具有一定的責任,但是在賠償金金額如何確定上,雙方存在爭議。必要的時候,雙方可以通過法律手段來解決。但是張衛中的說法是,他們連吃飯的錢都是借的,哪有錢去打官司?
by officemei | 2006-05-26 08:33 |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