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台湾婚纱反攻大陆

一群男男女女围在大马路边,睁大双眼、目不转睛地齐往玻璃橱窗内瞧,这可不是店内闹事群众围观,众人是想瞭解,台湾化妆师与摄影师究竟如何变把戏,将新娘子变成美丽仙女。
e0094583_221246.jpg

e0094583_1953184.jpg

九三年开业 轻松攻占上海
九○年代上海婚纱是何种景况?想想六、七○年代台湾标准结婚照,梳着油亮西装头、一身笔挺西装的新郎,穿着制式结婚礼服的新娘,两人双眼遥视远方还露出浅浅微笑的结婚照,没错,当西式婚纱在八○年代台湾大行其道时,中国最富裕最时尚的上海,还处于婚纱的“初级阶段”。

台湾婚纱在中国大陆改写了国营影楼经营形态,也重写结婚新人对“美”的看法。一九九二年曾赴大陆各大城市考察的芝麻开门摄影师陈天浩,迄今犹难忘当年大陆国营影楼的拍摄环境。“影楼内结婚礼服只有一种款式,礼服背后是开敞式的,不论胖瘦大小,反正礼服一穿把后头绳结一拉紧,就穿上了!”陈天浩笑着回忆指出,“拍一组结婚照二十至八十元人民币,一组新人一个半小时搞定,完全没有技术、美感!”

挑婚纱、出外景 迷疯上海人
台湾婚纱进军大陆方式十分简单,在橱窗内直接化妆给民众看,结果上海人全疯掉了,原来拍婚纱有新娘化妆、挑选礼服这档子事,此外,业者还引进“出外景”绝活,实景拍摄、抛弃原先的道具背景。

上海国营影楼原先是不出外景的,毕竟租车、找点、耗时等都是成本,台湾婚纱业则直接将成功经验复制到大陆,顿时,出外景成为留下结婚美丽倩影的标准配备,打得传统影楼全无招架之力,况台湾婚纱店拍一百多张,再让新人挑选,绝非传统影楼的三张作纪念。

当年在台湾有“老师”之称的陈天浩,在上海引进“全白光”技术,不管你是麻脸花子,白光一打,出来的照片皮肤全是“幼绵绵、白抛抛!”上海市民能否接受?单看婚纱定价即可瞭解。陈天浩指出,当时婚纱店一开张为测试市场行情,拍一组婚纱原订价二百元人民币,后因生意太好再调高至五百元人民币,依旧门庭若市,拍外景跑到腿软、化妆化到手软。

台湾婚纱业进入大陆,除改变传统结婚习惯外,还创造出“婚礼经济”这块赚钱新领域。随着上海民众所得提高,婚纱逐渐加入更多生意经,例如:客制化礼服、婚礼规画、宴席安排、乃至数年后的儿童拍照等。

俗话说:江湖一点诀,说破不值三文钱。十年风光在二○○二年后开始遭遇挑战,大陆婚纱业者学会经营诀窍与技术后,台湾婚纱业者只好增加服务范围,像是上海家庭在子女结婚时,习惯订作礼服作为结婚纪念,客制化礼服的出现带动邻近苏州成为中国婚纱礼服重镇。

原本单调的婚纱照片簿,现必须再加上二位男女主角的“爱情故事”,原本在自家附近餐馆订桌摆喜宴传统,转为到大酒店、大餐厅,婚礼进行时如何规画“节目”以免冷场,这些新兴结婚活动背后,全都有台湾人的脑力运作。

领头羊遇挑战 点子也升级
作为领头羊的台湾婚纱业者,挑战只会越来越大。近来流行的“儿童照”即是本地业者掌握消费者爱子心态,成功推出的当红新产品,而许多外国婚纱业者也积极抢进市场。以韩国婚纱业为例,强调鲜活人物的创新打光与摄影技巧,超写实主义拍摄技术看在陈天浩眼里,“人物简直可以从照片中跳出来!”每一样对台湾婚纱业来说,都是不可忽视的新挑战。

若说人对美的感受与定义,是不断更新升级的过程,台湾婚纱业者已成功在中国扮演启蒙者角色,“美”是抽象、主观的,在任何社会里,很难找到一种外来事物能彻底颠覆既有价值判断,但台湾婚纱业者在中国大陆,却做到了!
by officemei | 2006-12-01 03:32 | ■上海